当前位置:中工网理论频道独家稿件-正文
【观察思考】职工队伍收入分配的10个新变化
燕晓飞
http://www.workercn.cn2018-07-03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分享到:更多

  从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7年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的主要数据中,可以看到我国职工队伍收入分配的一些新变化,如城镇非私营单位职工的年平均工资增速加快,城镇私营单位职工的年平均工资增速连续7年呈下降态势,等等。伴随着一系列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措施的落实,我国职工收入水平,尤其是相关产业一线职工的收入有望继续增加。

  从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7年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的主要数据中,可以看到我国职工队伍收入分配的一些新变化,如城镇非私营单位职工的年平均工资增速加快,城镇私营单位职工的年平均工资增速连续7年呈下降态势,等等。伴随着一系列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措施的落实,我国职工收入水平,尤其是相关产业一线职工的收入有望继续增加。

  国家统计局近日发布了2017年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的主要数据,从中可以看到我国职工队伍收入分配的一些新变化。

  第一,城镇非私营单位职工的年平均工资增速加快,扭转了自2011年以来增长率波动向下的趋势。2017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74318元,同比名义增长10.0%,扣除物价因素,实际增长8.2%,增速高于同期经济增长率。2011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名义增长率为14.4%,此后一直呈波动下降趋势,到2016年为8.9%,2017年这种下降的趋势得到了抑制。进一步分析,在这10.0%的平均工资增长率中,企业的贡献率达到55.1%,比上一年提高了1.5个百分点,表明企业职工工资增幅的提高是拉动城镇非私营单位职工年平均工资增长的主要动力。

  第二,城镇私营单位职工的年平均工资增速连续7年呈下降态势。2017年,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45761元,与2016年的42833元相比,同比名义增长6.8%,增速比2016年回落1.35个百分点。扣除物价因素,实际增长5.0%,这是近10年来增速首次低于同期经济增长率,也低于同期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率。究其原因,一是私营企业多数是劳动密集型中小企业,劳动生产率低于非私营企业;二是私营企业普遍缺乏健全的工资正常增长机制;三是私营企业工会的工资协商能力较弱。

  第三,城镇非私营单位和私营单位职工之间的年均收入差距继续扩大,2017年,二者差额已逾2.8万元。2008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和私营单位职工之间的年平均工资差距为11827元,2017年增加到28857元,二者之间的收入差额年均增长率达到10.4%。导致这种差距不断扩大的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两者的工资水平初始差距过大,尽管近10年来,私营单位职工年平均工资占非私营单位职工年平均工资的59.07%增加到61.57%,但工资绝对值差距仍较大;二是近3年私营单位职工年平均工资增长率明显低于非私营单位职工年平均工资增长率。

  第四,国民经济各行业收入排名发生的变化,显示出深化改革带来的新动能在加快成长并推动产业结构升级。2017年,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职工的年平均工资达到133150元,连续两年超过多年来一直排名首位的金融业。从行业年均收入的名义增长率看,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为8.7%,金融业为4.6%,这种变化凸显了收入分配改革重点向高新技术和实体经济转移的导向,反映出以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为代表的现代新兴服务业增速明显快于传统服务业的变动趋势。另外,2017年,国民经济各行业收入增速最高的行业为采矿业,年平均工资增长率为14.8%。这表明采矿业在去产能的改革中效果明显,年均收入增长率的快速增长反映出该行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

  第五,国民经济各行业间的年均收入差距仍在继续扩大。我国国民经济各行业间的收入差距主要表现为垄断行业、高新技术行业收入较高,竞争性行业收入较低。以非私营单位职工年平均工资为例,2017年,收入最高的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金融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3个行业的收入水平分别为全国平均水平的1.79倍、1.65倍和1.45倍;收入最低的农、林、牧、渔业、住宿和餐饮业、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3个行业分别为全国平均水平的49%、62%和68%。

  第六,企业职工的年平均工资低于事业、机关和其他单位职工,生产一线职工收入处于企业内部最低端。国家统计局提供的对一套表联网直报平台16个行业门类的约98.3万家规模以上企业法人单位调查数据显示,首先,2017年,规模以上企业职工的年平均工资为61578元,低于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职工74318元的年均收入水平。其次,企业内部从事生产制造工作和生产服务工作岗位的一线职工的年平均工资分别为50703元和49502元,仅为社会平均水平的68.2%和66.6%,岗位平均工资最高与最低之比为2.67。

  第七,国有企业一线职工岗位收入水平在10种企业类型中排在首位。从生产制造及有关人员岗位看,国有企业职工年均收入排在最高,为70887元,与管理层的收入差距为2.25倍,收入差距低于平均水平。10种企业类型中收入差距最大的外商投资企业为4.37倍。分析其中原因,一是国有企业收入分配制度比较合理完善,二是工会发挥了积极有效的作用。

  第八,制造业职工年均收入增长加快。随着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制造业企业的经济效益大幅提高,为职工工资增长提供了有力支撑。2017年,制造业利润增长18.2%,比上年加快5.9个百分点。受此影响,非私营单位制造业职工年平均工资名义增长率为8.4%,增速比上年提高0.9个百分点,扣除物价因素,实际增长6.7%。

  第九,外出农民工的收入增长率连续两年低于两位数增长。2010年以来,外出农民工的年平均工资一直保持两位数增长,近两年其收入增长率出现下滑,2016年和2017年名义增长率分别为6.3%和6.5%,扣除物价因素,实际增长分别为4.1%和4.7%,低于同期的经济增长率和城镇单位职工工资增长率。

  第十,产业工人队伍的职工年均收入仍处于中等偏下水平。我国产业工人队伍收入状况的特点是总体收入水平较低,由于制造业、建筑业职工目前占产业工人总数的76%以上,2017年,这两个行业职工的年均收入水平在整个国民经济19个行业中分别排在第14位和第15位,其收入分别为平均水平的86.7%和74.8%,直接拉低了产业工人队伍的总体收入水平。

  从上述的变化,可以得出以下判断。首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持续推进使我国经济增长的新旧动能转换加快,相关行业如煤炭、钢铁等行业降本增效的效果明显,企业效益大幅度提高,职工的工资增长率超过全国平均水平,成为拉动城镇非私营单位职工收入增长的主要动力。其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使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转型升级效果已经开始显现,据海关总署提供的数据,今年前4个月,我国出口贸易中传统7大类劳动密集型产品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2.4%。这意味着,以劳动密集型为主的城镇私营单位在国民经济产业链中的位置开始上移,这种变化有助于改变城镇私营单位职工收入偏低的状况。此外,伴随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对中小企业减税措施的实施以及《关于提高技术工人待遇的意见》等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措施的具体落实,我国职工收入水平,尤其是相关产业一线职工的收入有望继续增加。

零容忍党员干部追求低级趣味

  趣味属于人的心理和精神上的选择,党员干部远离低级趣味,关键是要管住自己,不但筑好“防火墙”,还要备好……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