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理论

财经

西方消费史研究方法的借鉴与反思

李新宽
2019-08-13 10:48:11  来源:深圳特区报

  提要:

  消费史的宏观视角任何时候都不能丢弃,需要把消费问题放在欧亚社会转型和东西方大交流的大背景下进行分析,才能摆脱传统消费史编纂信条的阴影,重新考察消费和消费者的多样性,给予消费者更多的关注,而不是过多关注消费行为本身,打破方法固化的趋势,通过综合性视野来考察消费问题。

  自20世纪70年代晚期西方学术界开启消费史研究第一波热潮以来,消费史研究经历了一个爆炸式的增长过程,消费成为人文学科和社会科学共同关注的焦点,研究的内容越来越深入,范围越来越宽广,使用了许多以前被史家忽略的资料,多视角和跨学科方法也得到广泛运用。但西方消费史的繁荣,却无法掩饰一个尴尬的事实,那就是消费已经成为变色龙一般的分析工具,虽然多个学科都关注消费史,但西方消费史在研究方法上却存在着相当大的分歧混乱和夹缠不清,因此,有必要对西方消费史的研究方法问题进行反思和探讨。

  一 西方消费史研究方法上的争议

  消费史的兴起打破了长期以来以生产为中心或根本忽视消费问题的研究视角,但多学科多元化的视角带来的是消费史研究方法分歧日众,争议颇多。

  第一,对“消费社会”等诸多消费史研究的核心概念在定义方法上存在着争议,形成了“定义困境”问题,直接造成了对近代早期、19世纪和20世纪消费问题的不同理解,使得相关研究自立藩篱,自成门户。

  消费史研究和讨论的激增虽然反映了西方消费持续增长的历史事实,但也突显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不同学科对“消费社会”有着多种多样的定义,不管采取哪种定义方法,都面临着不少难题无法解决。不单是对“消费社会”的定义方法存在争议,消费史的其他核心概念比如“消费主义”甚至连“消费者”都存在缺乏统一定义、学者们随心所欲使用的问题。这就导致了“定义困境”,就是一个问题可以从多个学科或方法视角进行研究,从任何一个视角出发的定义并不能完全涵盖另一个视角的内容,从而导致任何严谨的定义都面临着两难困境。

  第二,桑巴特开启了西方消费史的实证研究之路,在当前研究中从广度和深度上得到进一步拓展,主要存在着三种不同的研究取向,每种取向采取的是不同的研究方法和实证进路,相互之间的学术争议和方法鸿沟限制了三种研究取向的交流和近现代消费史研究的融会贯通。

  第一种研究取向是在17和18世纪的西欧与大西洋世界追溯“消费社会”的诞生,使用的研究方法主要是人类学和文化方法,研究的内容集中在物质文化层面。这一追溯消费主义起源的研究取得了相当丰硕的成果,让我们了解到一种新型的消费主义先于工业革命本身而出现,而不是像过去长期认为的那样,是随着工业革命的出现而出现,标志着从生产史向消费史的重大转向,肯定了需求是历史进程的积极成份;第二种研究取向和方法是聚焦于购物和大众消费,关注的是19世纪后期百货商店的诞生和扩散、现代广告体系和对大众消费的影响,使用的研究方法主要是社会史和性别研究的方法,认为只有到了19世纪后期,工业革命的机器化大生产导致物品前所未有的丰富,财富不断增长,休闲时间增多,才会出现消费社会;第三种研究取向和方法是把二战后的美国消费社会视为典范,关注的是大规模生产的、在家庭内使用的耐用品,如冰箱、电视、洗衣机等,以及美国生活方式对全世界的渗透和影响。

  这三种研究取向方法和进路的差异导致每一种取向不仅忽视了其他取向和历史时段中消费的形式、场所和意义,而且它们之间的时间鸿沟掩盖了各自现代性概念的不相容性,从而限制了消费史研究的历史视野。

  第三,自凡伯伦开启西方消费史研究的理论之后,深受凡伯伦的炫耀性消费理论影响,认可消费的“涓滴”(trickle-down)现象,认为低层级的消费者会模仿高等级消费者的消费行为。但近年来,消费的“涓滴”和模仿解释方法受到越来越多学者的质疑。

  在消费史研究中,由于消费理论的长期不发达,历史学家可资利用的理论工具并不多,现在大多数学者能够直接使用和依赖的只有凡伯伦的炫耀性消费理论。这种理论认为,“每个阶层的成员总是把他们上一阶层流行的生活方式作为他们礼仪上的典范,并全力争取达到这个理想的标准。”但凡伯伦的炫耀性消费理论只是一种理论上的探讨,是不是可以适用于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地区、不同的消费群体、不同的消费行为仍有待商榷和探讨。

  近年来,炫耀性消费理论就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批评和挑战,对凡伯伦炫耀消费理论的批评者来说,和“涓滴”(trickle-down)消费模式截然相反的“倒滴”(trickle up)消费模式也存在。另外炫耀消费理论局限性太大,单向关注消费品味和偏好的向下传递,这一理论只适用于特定种类的奢侈品,理论缺陷很明显,并不是指导消费史研究的万能灵药。学者们对炫耀性消费理论的批评和挑战既揭示了其局限性,又拓展了消费史研究的视野。

  第四,消费史研究深受19世纪以来的社会学理论、经济学理论、后现代主义理论等理论框架和理论话语的影响,并且透过这些理论棱镜来审视历史上的消费问题,这就不可避免地会带来扭曲。

  一是受工业革命叙事话语影响而形成的生产主义视角忽视了对消费的关注,消费仅被视为生产力发展附带的一个结果,从而形成了各学科长期以来对消费的漠视。以历史学为例,从未把消费放在史学研究中心的位置,更多关注的是资本主义生产问题,比如在探讨资本主义起源的经济和社会史著作中,生产从来都是研究的绝对主题;二是不少学者认为消费社会只有在20世纪以“福特制”为代表的资本主义大规模工业生产方式出现才有可能兴起,此时工人成为资本主义生产装配线上的一个固定零件,这种“物化”现象随着福特主义的扩张而扩展到日常消费领域,这种对“商品拜物教”、“异化”劳动和“物化”思想的批判从理论上对消费文化的本质进行了深刻揭露,这就导致消费一直被谴责为导致异化、浪费、自私自利的物质主义,直到20世纪七八十年代出现了一种新的积极角度,消费被称颂为社会关系和认同形成至关重要的创造力和意义之源,消费才走出了生产的阴影;三是受鲍德里亚等后现代消费理论家的影响,认为消费者消费的不是物品,而是各种符号,将美国视为消费社会的老家,认为符合后现代社会的所有特征,作为世界其余部分的一个范例,生活在持续不断的模拟、持续不断的符号呈现之中,欧洲则被视为正在目睹一种走向美国模式的不可逆转的趋势,从而为当代消费社会设定了形象和框架。也就是说,即使消费史学者把视野投向了近代早期,脑子里浮现的仍然是20世纪美国消费社会的形象。

  更重要的是,这三种现代理论推广的都是以西方为中心的理论,都认为消费现代性首先在西方出现和形成,然后出口到全球各地,无疑不符合近代以来消费的全球性多元繁荣和全球之间物质文化已经开始大交流的历史史实。

  二 探讨消费史研究方法突破的新方向

  首先是超越各学科本身的学科视角,通过反思方法之争的基本问题,在宏观方法和微观方法上实现综合,在经济、社会和文化等研究维度上实现综合,在时间和空间的纵向和横向延伸上实现综合,在考察消费品和消费者等消费根本问题的多样性上实现方法上的综合。

  最近三四十年对消费史的细节研究无限丰富了消费文化的图景,但消费史的宏观视角任何时候都不能丢弃,需要把消费问题放在欧亚社会转型和东西方大交流的大背景下进行分析,才能摆脱传统消费史编纂信条的阴影,重新考察消费和消费者的多样性,给予消费者更多的关注,而不是过多关注消费行为本身,打破方法固化的趋势,通过综合性视野来考察消费问题。

  鉴于多种研究进路造成了研究模式的对立和研究内容的碎片化以及研究时空的割裂,消费史家弗兰克·特伦特曼也主张,用综合的方法来取代对立的分析模式(消费对生产)和相继模式(阶级社会之后是消费社会),这一综合之路是未来消费史方法突破的方向之一。

  其次是打破近代早期、现代和当代消费史研究之间人为制造的藩篱,从而实现研究内容的衔接和方法的综合和统一,把消费看作是从中世纪晚期到现在的一个连续的现象,以整全性视野重新审视消费的现代性,实现消费史研究的贯通。

  消费社会史被史家人为地划分成近代早期、现代和当代消费社会三大块。随着全球史研究潮流的兴起,近年来“世界史”学界出现了一个共识,那就是过去被视为当代世界根本特征的消费事实上是古老的现象,这些现象也势不可挡地出现于欧洲和北美的地理区域之外,从广为人知的近代早期开始出现,消费史问题成为一个走出工业革命范式的主题,传统工业革命的观念桎梏和生产视角一旦被打破,决堤而下的新观念洪流就能为消费史开辟出新的河道。

  最后是在消费史研究中去除现存的欧洲中心视角和美国中心视角,要从全球视野或者通过比较研究来考察欧洲、亚洲和其他地区从十四五世纪以来的消费史问题以及随着地理大发现而带来的全球消费图景变迁。

  过去西方消费史研究普遍采用的是西方中心视角,认为消费现代性发端于西方,世界其他地方只是被动接受从西方传来的消费现代性。现在学界已经认识到这种西方中心论的缺陷。从现有消费史研究趋向上来看,打破欧洲或美国中心论使用全球视角的研究方法已经开始在学术界出现,比如使用对比的方法,跳出西方看历史上的消费,就会发现在同一时期的东方特别是中国江南地区消费同样繁荣,有过之而无不及,前殖民时期的非洲也在全球物品流动中扮演了自己的角色,所有这些都挑战了西方消费史研究流行的近代早期欧洲中心的成见,对不同时代不同地区的消费、不同消费模式和价值加深了理解。

  另一种研究方法是从探索近代以来全球范围内东西方物质文化交流和影响来考察消费品的生产和创新问题,学者们发现在1400-1800年间,东方消费品茶、咖啡、瓷器、棉布等源源不断地流入西欧社会,给西欧社会带来了极大的冲击,改变了西欧的消费内容和消费习惯,改变了西欧的商品生产格局,激发欧洲人去模仿和创新。这些研究都极大地丰富了十四五世纪以来全球的消费图景,并且带动世界历史重新回到生产和流通领域来探讨消费问题,推动了消费主题的转向,推动研究方法向全球视野的靠拢。

  (作者系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世界史系教授、博导)

编辑:迟语洋

书库

工运

  • 关于提升企业工会干部履责能力的思考

    维护职工合法权益、竭诚服务职工群众,是工会的基本职责。落实中国工会十七大精神,进一步丰富工会职能内涵,是企业工会干部理论与实践面临的一个重大课题,也是企业工会干部的努力方向,更是落实“两个信赖”的应有之义。

  • 让职工成为工会工作的“主角”

    时代变化了,但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工作方法不能变。以职工群众为中心,让职工群众当主角,是新时代做好国有企业工会工作的出发点和立足点,也是国有企业工会进一步增强政治性先进性群众性的着力点和落脚点。

  • 浅谈新时代劳动教育的社会文化意义

    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劳动占据重要位置,一定程度上,劳动理论构成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基础和逻辑前提。在中国进入互联网、数字经济时代后,习近平总书记向全社会发出号召,重视“德、智、体、美、劳”五育教育,不仅在中国所处的特殊历史背景下,具有一般的人才培养教育意义,从长远来看,具有更深远的社会文化意义。

  • 建设现代产业体系 推进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

    建设现代产业体系核心在科技、关键在人,离不开一支规模宏大、适应现代化生产需要、与产业发展体系相匹配的现代产业工人队伍。

访谈

文献

  • 周恩来与南方局干部教育

    从1939年开始,周恩来领导中共中央南方局在重庆红岩开展了8年工作。在这段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时期,周恩来特别重视干部教育工作周恩来在《建设坚强的战斗的西南党组织》中提出了“要在思想上组织上巩固党,使西南党成为真正的彻底的地下党

  • 伟大的跨越:西藏民主改革60年

    一、黑暗的封建农奴制度三、彻底废除封建农奴制十、西藏发展进入新时代2019年是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按中国传统文化习俗,六十年一甲子,是值得纪念的日子。六十年前的民主改革,对西藏地方和西藏各族人民而言,是一次新生,意义非同寻常。

排行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