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理论

文教

从老友奎生的“校戏”写作谈起

卜键
2019-05-15 11:04:46  来源:中国文化报

       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对传统戏曲的重视逐渐提升,近些年更是作为传承与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一翼,创设非遗保护机制,设立国家艺术基金,在制度层面和经费上提供保障。但如何才能“出人出戏”,不断推出无愧于时代和人民的精品,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在多数情况下,这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而是在于要有一批踏实任事之人。老友奎生就是这样一个践行者,其持续四十年为学生编剧的硕果,其提出的“校戏说”,都值得我们珍惜和敬重。

       戏曲需要有情有义的人

       奎生出身贫寒,少年时入班学戏,后参加晋冀鲁豫革命根据地的民主剧团。新中国成立前夕,李和曾先生率团到西柏坡演出《逍遥津》,奎生饰演剧中的小皇帝。那年的他还不到13岁,开演前在席间跑来跑去戏耍,被毛主席与朱总司令等叫住亲切问话,是为一段美好回忆。1950年1月,文化部戏曲改进局设立戏曲实验学校,田汉兼任校长,礼聘名师传授,奎生成为第一届学生。该校不久后划归中国戏曲研究院,名称中突出“实验”二字,都能传递出国家对戏曲继承与创新的并重。五年后改名中国戏曲学校,又在改革开放之初升格为学院,奎生在毕业后即留校任教,一直没有离开。

       奎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一个敢于坚持己见和仗义执言的人。“十年动乱”之初,老校长史若虚被揪斗凌辱,奎生挺身相救,被打成黑帮。文革结束后史校长恢复职务,有意提拔他到关键岗位,又因他的不够听话未能实施。一位哲人说“性格即是命运”,奎生即如此:他的才情与性情赢得了广泛敬重,也在明里暗里得罪了一些人;而正因为经常被冷落,他得以专心阅读和写作,极大弥补了幼年失学的缺憾,编写出一部又一部戏曲佳作。

       《对花枪》是一出好戏,更是一个范式

       中国戏曲学院表导演专业组建之初仍沿承传统教学模式,而作为一个老戏校人,奎生深知京剧的表演教学应有所革新,亟须新的教材。求人不如求己,就在1978年秋,他写成京剧《对花枪》。那时的青年教师创作热情很高,各系之间紧密协作,奎生将剧本写好后,音乐系关雅浓作曲,导演系杨韵清执导,次年由附属实验京剧团演出。《人民戏剧》作了详细报道,《戏曲艺术》刊登了剧本,不少地方戏校跟进移植,一时好评如潮。

       《对花枪》本是豫剧传统剧目,演绎隋朝末年瓦岗寨英雄故事,上世纪60年代由安阳豫剧团整理复排,豫剧艺术名家崔兰田饰演姜桂枝。奎生在改编时删去原剧中靠山王部将威逼胁迫、姜氏亲侄从中挑拨的繁复情节,以浓墨重彩写女主角的侠骨柔肠:襄阳书生罗艺赴试途中病倒,被姜父亲搭救并收为弟子。桂芝自幼随父苦练祖传花枪,对罗艺悉心指授,两情相悦,遂结连理,未久罗艺赴京参加科举,而妻子已有孕在身。后经历战乱,音信断绝,罗艺在瓦岗寨再娶妻生子,桂枝则携儿带孙流落他乡。四十年后,姜桂芝一家到瓦岗寨寻亲,罗艺拒绝相认,幼子罗成与长孙厮杀不敌,他本人也败在桂芝的花枪之下。寨主程咬金有心撮合,罗艺惭愧赔礼,最终是一家团圆。京剧的《对花枪》后来居上,红遍全国,应与奎生改编时秉持的创新原则相关。老奎自幼浸润梨园,最知道一些传统剧目的散漫拖沓,知道哪些地方能出彩,什么样的唱词能感染观众,是以一出手即削减枝蔓,而强化姜桂枝、罗艺等人的情感活动。李笠翁所主张的“立主脑,减头绪”,不正是这样的吗?

       正因为是要为学生写戏,奎生在写作中始终伴随着教学的考量,伴随着因材施教。《对花枪》对学生的基本功和综合素质要求甚高,主要演员必须具备“唱念做打”的全套功夫,具备较高的唱功与武功。这是一个挑战,缘此也催生了一个新的京剧行当——文武老旦。学者称赞它是第一出京剧老旦的情感大戏,“当之无愧的里程碑式的经典剧目”,盛赞那段连绵百余句的唱词情理俱佳,实非谬言。它是一出好戏,而历经数十年常演不衰,已成为一个范式:为戏曲艺术的课堂教学而写,为学生中的好苗子量身定做,聚集编剧、作曲、导演、舞美的专业高手,教学与创作融为一体,精心打磨后呈现于舞台,也长存于舞台。

       《夜莺》的启示

       《对花枪》的演出轰动,极大激发了奎生的创作热情,陆续编创了《东郭先生》《岳云》《血泪清宫》《阴阳河》《乳娘传枪》《秦琼表功》《节妇吟》《夜莺》《界碑亭》等数十部京剧剧目。奎生成为一个高产剧作家,所作无不用心,但有成功也有失利,响炮少而闷炮哑炮多,受到鼓励的同时也不免被冷嘲热讽,但他坚持了下来。据其学生温如华回忆:《血泪清宫》于1980年完成,描写“戊戌变法”之际帝后两党斗争,由学校实验剧团排演,在河北、山东演出时很受欢迎,“后因实验团解散,演员各奔东西,此剧因而销声匿迹”;三年后奎生为之改编《春秋配》,仅保留“捡柴、砸涧”,其余剧情剪裁重编,在长安戏院试演时反响强烈,“正欲投入全剧排练,不巧也是赶上剧院改制,演员乐队重新安排调配,演出计划灰飞烟灭”。艺术生产是一个系统工程,一部戏从案头到场上的环节很多,常会发生意外之事,需要一颗强大的心脏,而老奎乐此不疲。

       在离休后,奎生曾应邀访问加拿大温哥华等地,教授华人社团京剧表演艺术,长达两年,学生渐众,举办专场演出,也吸引了一些欧美裔学员。国家倡导文化“走出去”,奎生不事声张,以一人之力,在北美播撒下京剧的种子。

       更精彩的一笔,是他与贡德曼合作编导的《夜莺》。贡德曼是一名热爱京剧艺术的德国留学生,在交谈中吐露把安徒生的同名小说搬上京剧舞台的念头,老奎不仅给以鼓励,且直接参与到创作之中,帮助梳理剧情,斟酌唱词,挑选演员,并亲自执导。无场次京剧《夜莺》由中国戏曲学院表演系学生演出,曾四次应邀到德国巡演,取得了较大成功。这也是一部从课堂走上舞台的剧作,是师生合作、中外戏剧家合作的成功范例。这样的走出去才更接地气,更能起到沟通交流的作用。

       进入新世纪,奎生与贡德曼又联手创作了《界碑亭》。此事缘于贡德曼在德累斯顿图书馆发现了一部巴洛克时期的歌剧《中国女人》,来中国时对老师说起,希望能改编重排,奎生建议设置一个中西方艺术家相会的地方——界碑亭,对情节也作了巨大调整:登场六人各有擅场,载歌载舞,《林冲夜奔》《天女散花》与西方歌剧交相呈演,看似跨界和混搭,实则情景混一,情感交融。这也是一次“推陈出新”,其间有京剧名折《御碑亭》的影子,述说的则是完全不同的故事。该剧先后在德国和中国演出,参加了中德建交纪念活动,被誉为实现了梅兰芳与布莱希特未竟的艺术交流。

       艺术院校的责任

       为学生写戏,为学校编撰简便实用的教学剧目,是奎生戏曲创作的出发点。在中国戏曲学院为之举办的研讨会上,他很动感情,表示自己创作的所有剧目皆可称校戏。校戏,有些像校园歌曲,是老奎自拟的一个语词,强调的是编写于校园,讲授排练于课堂,师生合作,教学相长,精雕细刻后奉献给社会。这是他对一生教学和创作实践的总结,也是艺术院校教书育人的一条路径。

       仍以《对花枪》为例,表演系学生郑子茹于1980年首演,自此创造了一个扎大靠、穿厚底、使得一手好枪法的老旦形象。1987年,郑子茹在第一届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选赛好获最佳表演奖。2005年,该剧拍成戏曲片,荣获电影百合奖;表演系1987级学生袁慧琴再演《对花枪》,拍摄了我国第一部戏曲数字电影,以108句的抒情唱段令观众迷醉;而表演系2002级学生侯宇在郑子茹指导下排演《对花枪》,该剧又一次红透京沪舞台。

       一招一式、一板一眼地教习传统戏曲,当然是学院的责任,而更重要的责任当在于艺术的创新和拓展。无创新,则难以守成,更不利于传扬。奎生对京剧艺术浸润很深,又善于思考,勇于变革。继《对花枪》之后,他的《岳云》《界碑亭》都搬上银屏。这是老奎的荣誉,也是学院教师和学生的荣誉,是校戏的荣誉。中国戏曲学院前院长杜长胜曾将老奎归结为“三热”:热爱京剧艺术,热爱学校,热心提携有才华的青年人。这也是他不竭的创作动力。

       “第二届戏曲微电影奖”制作了一个短片,年逾八十的奎生在练功房指导学生排练《夜奔》,手、眼、身、法、步,真是一丝不苟。课堂上自有艺术理想,课堂上自有严苛法度,课堂上自有无限烟波,不是吗?

编辑:迟语洋

书库

工运

  • 劳动者权益保护要与时俱进

    从属性是劳动法所调整的劳动关系以及保护对象—劳动者的基本特征。在“互联网+”就业形态下,互联网平台用工对传统劳动关系的从属性特点减弱,使平台用工劳动关系的认定遇到了挑战,对这些劳动者的权益保护,要结合其特殊性进行探索和完善。

  • 五年来工会是如何维护职工队伍和工会组织团结统一的?

    各级工会从党和国家工作大局出发,立足工会组织特点和优势,强化政治担当,积极稳妥开展工作,努力维护职工队伍和工会组织的团结统一。

  • 欧盟劳工保护的四个维度

    基于欧盟本身的组织特征及立法权限,其主要通过条约、指令和判例等方式要求成员国进行国内立法转换,从而间接地进行劳工保护。除此之外,欧盟还以条例的形式对劳工提供直接保护,欧盟条例具有直接适用性,不需要且禁止成员国任何国内立法或行政措施的中转,直接对成员国的公民和法人产生法律效力。

  • 坚持首善标准 强化使命担当 进一步推动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工人阶级和工会工作重要论述在京华大地落地生根

    党的十九大确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历史地位,中国工会十七大第一次全面阐述了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工人阶级和工会工作重要论述的基本内涵和实践要求。我们用实际行动证明,工会组织不愧为党联系职工群众的桥梁和纽带,广大职工不愧为推进首都建设发展的主力军。这些变化和成绩,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科学指引的结果,是市委、全总坚强领导以及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和社会各界全力支持的结果,是广大职工和工会干部共同努力奋斗的结果。

访谈

文献

  • 周恩来与南方局干部教育

    从1939年开始,周恩来领导中共中央南方局在重庆红岩开展了8年工作。在这段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时期,周恩来特别重视干部教育工作周恩来在《建设坚强的战斗的西南党组织》中提出了“要在思想上组织上巩固党,使西南党成为真正的彻底的地下党

  • 伟大的跨越:西藏民主改革60年

    一、黑暗的封建农奴制度三、彻底废除封建农奴制十、西藏发展进入新时代2019年是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按中国传统文化习俗,六十年一甲子,是值得纪念的日子。六十年前的民主改革,对西藏地方和西藏各族人民而言,是一次新生,意义非同寻常。

排行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