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理论

文教

吟啸声里尽风流

朱睿哲
2019-07-19 10:57:58  来源:新华日报

  喜欢长啸的魏晋名士阮籍

  六朝时期,士林间“啸”风盛行,其为士人热衷之程度,堪与当时的饮酒、吃药、清谈三大时尚并称。

  啸之习尚甚为古老,早在《诗经》中便有记载。如《诗经·召南·江有汜》:“江有沱,之子归,不我过。不我过,其啸也歌。”《诗经·王风·中谷有蓷》:“有女仳离,条其啸矣。条其啸矣,遇人之不淑矣。”汉朝以前的善啸之人,身份多为女性或术士。上述所举《诗经》里的发啸者便都是女子,她们遭遇遗弃,心怀忧怨,乃发而为啸。至于术士之啸,则多是用于召魂、求雨等一些行施巫术的场合。

  约在东汉时,啸逐渐受到文人雅士的青睐。名士李膺冒雪造访征君,到其门口“振衣长啸而入”;王遵向隗器提意见,隗器不听,王遵痛苦万分,“吟啸扼腕”。自魏晋时起,啸进入黄金时代,格外流行了起来,成为文人名士展示风流、抒发性情的一种雅好。魏晋六朝时的一些名人,如阮籍、嵇康、周顗、刘道真、王子猷、刘琨、孙绰、诸葛亮、谢安、王微之等都是善啸高士。无论是山岭旷野,林间水滨,还是大庭广众,庭除内室,都能听到他们的吟啸之声。谢安盘桓山水间时,“朝乐朗日,啸歌丘林。夕玩望舒,入室鸣琴”;王徽之听闻吴中一士人家有一片好竹林,“便出坐舆造竹下,讽啸良久”。当时的不少诗文,如左思的《招隐诗》、郭璞的《游仙诗》、孙绰的《与庾冰诗》、陶渊明的《饮酒诗》等诗中也是啸音不断。

  不但士子文人,有些林泉隐士也爱啸、善啸。如阮籍曾去拜访一位苏门山中的隐士,与他探讨黄帝、神农之道,经世、出世之说,他一概不应。无奈之下,阮籍只得长啸而退。行至半山腰,忽然听到远处传来吟啸之声,“如数部鼓吹,林谷传响”。隐士以震撼林谷的长啸回答和引导了求教者对“大道”的叩问。

  六朝时期思想禁锢开始瓦解,个体人格相对自由,名流高士们或率情任性,或洒脱疏狂,身在尘世,神游天外。“箕踞一长啸,忘怀物我间”,吟啸生风是他们展示旷达优雅风姿、超尘出世情怀的方式之一。在顺流而下的快船上,王廙“依舫楼长啸”,其超逸之气,与天地同风。谢鲲邻家高氏女有美色,鲲尝挑之,女投梭折其两齿。时人为之语曰:“任达不已,幼舆折齿。”谢鲲闻之,傲然长啸曰:“犹不废我啸歌。”一声长啸将他们任达不拘、超然物外的神态、性情刻画得活灵活现。

  慷慨长啸也成为六朝名士排遣精神苦闷的一种方式,就像嵇康所言:“心之忧矣,永啸长吟。”阮籍在晋文王司马昭接待宾客的场合,“箕踞啸歌”。“啸傲遗世罗,纵情任独往”的郭璞,“啸傲东轩下,聊复得此生”的陶渊明,也是这样的人。当然,也有一些人已臻超脱之境,俯视尘世间的一切纷争烦扰,他们常常也是通过长啸来表达自己的心境。

  唐朝时,啸在文士间尚较流行。诗仙李白攀上泰山之巅,四望群山低伏,不禁豪情满怀,“天门一长啸,万里清风来”;山水田园诗人王维隐居辋川,“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唐朝以后,随着“士子重举业”及儒学、理学对士人思想言行的规范,啸已日渐稀少,诗文中所提及的大多是作为文学意象、历史掌故来使用,有的则纯粹就是文人掉书袋子的话。

  明代谢肇淛《五杂俎》称:古者啸咏并称,“而今啸法不传矣”,结果其本来的含义也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了。如今,就连一些辞书也将其含义释为“唉声长叹”或“感慨发声”。金庸的《啸傲江湖》送交出版时,编辑自作主张把“啸傲”改成了“笑傲”,显然,他已不明白“啸傲”一词的含义了。对此,金老先生只好一笑了之。

编辑:张苇柠

书库

工运

  • 推进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落地生根

    观点提示: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工人阶级,十分关心产业工人队伍建设。要以更高站位认识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以更高站位认识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依靠工人阶级方针的强烈信号。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不论时代怎样变迁、社会怎样变化,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的根本方针都不能忘记、不能淡化

  • 人才培养要跟上新职业发展需求

    新职业的涌现,不仅推动了新经济、新业态的发展,同时也吸纳了大量的青年就业,为青年提供了更多元的就业选择,成为高职院校、大专院校毕业生的就业蓄水池,对于稳定经济增长和吸纳就业发挥着重要作用。

  • 让职工群众有更多的获得感幸福感

    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对于工会组织和工会干部来说,就是要把党的群众工作做好,让职工群众有更多的获得感幸福感。

  • 大时代工运中的艰难抉择

    红色历史题材写作难度大,出新不易。《国脉:谁寄锦书来》把历史背景推到上个世纪初,大革命失败后的大上海。从这里开始,通过一群邮电工人出身的热血青年的人生故事,展开了大上海工人运动的历史,反映了那个风起云涌、波澜壮阔的时代,揭示了中国工人阶级在时代大变革中的命运和斗争精神。

访谈

文献

  • 周恩来与南方局干部教育

    从1939年开始,周恩来领导中共中央南方局在重庆红岩开展了8年工作。在这段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时期,周恩来特别重视干部教育工作周恩来在《建设坚强的战斗的西南党组织》中提出了“要在思想上组织上巩固党,使西南党成为真正的彻底的地下党

  • 伟大的跨越:西藏民主改革60年

    一、黑暗的封建农奴制度三、彻底废除封建农奴制十、西藏发展进入新时代2019年是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按中国传统文化习俗,六十年一甲子,是值得纪念的日子。六十年前的民主改革,对西藏地方和西藏各族人民而言,是一次新生,意义非同寻常。

排行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