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理论频道军事国际-正文
“云战争”管窥
贾道金 周红梅
http://www.workercn.cn2016-04-19来源:解放军报
分享到:更多

  

  当前,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正在孕育兴起,以信息化为核心、以重塑军事体系为目的的世界新军事革命深入发展,正促成新质信息化和新质机械化的深度融合发展,将造就新的“军事信息物理融合系统”,催生出智慧化的战场传感体系、智能化超能化的主战装备体系、分权化实时化的协同任务规划体系以及新质化一体化的军兵种模块化力量体系,战时将共同构成力量高度分散、组织高度流动、行动高度协调的“云态化”作战体系。“云战争”是基于上述战争物质手段和作战力量而展开的,云态化体系与云态化体系之间对抗的智能化战争,是信息化战争发展到高级阶段的战争形态。“云战争”将具有以下典型特征:

  作战力量高度分散化。“精打要害”式的体系破击战,迫使作战体系向分散化、分权化方向发展。敌对双方的各类有人或无人作战力量,以单装、编队、小微集群和模块化单元的形式,分散配置在广阔的物理空间,相互间既保持着合理的距离又保持着紧密的行动协同关系,呈网络化分布。整个作战体系貌似缺乏秩序、“柔弱无骨”,使敌对一方很难从作战部署上反向推定出我方作战企图。

  作战要素高度互联化。物联网、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认知无线电等技术的发展,使信息触角延伸至战场每一个角落,“万物感知”“万物互联”成为可能。各类性质、用途、层级和拓扑结构不尽相同的网络,按照一定规则进行耦合,形成连通作战力量与战场环境、横亘有形空间与无形空间,贯通物理域、信息域、认知域和社会域的跨域集成的“超网”,整个作战体系汇聚融合呈现出“云”的形态,任何两点间均可按需即时建立连通路径,快速交换数据,传递图、文、表、流(媒体)等信息情报,发布行动指令,保障数据与信息的最大共享。

  作战任务高度弹性化。任务是行动的统驭,随着战争的发展,战争目标和作战任务的层级构成和内涵日趋复杂化多元化,战场态势的快速变化也要求在原来的概要式刚性化的任务赋予方式基础上,探索弹性化的任务赋予机制。“云战争”中,人在回路的协同任务规划体系,能够围绕总的战争目标和作战企图,在对抗中根据战局发展不断自动“刷屏”调整作战任务,并迅速分解下达、组织力量实施作战行动。作战任务的规划与赋予由概略式向精细化转变,由计划赋予为主向临机赋予为主转变,由人“乾纲独断”向“人决机辅”转变,“下保底线、上不封顶”的弹性机制和更细致的任务规划“粒度”将保证作战效益的最大化。

  作战组织高度流动化。与当代战争中作战力量编成相对固定的模式不同,“云战争”的作战力量结构是弹性的、动态多变的,它以不断变化的敌情态势和己方弹性化的作战任务为驱动,因变制变编组调配兵力火力,根据作战需要将分布在不同区域的作战编队、集群甚至小微节点组成类似狼群、蜂群、蚁群等临时性作战组织,完成任务后恢复常态,即时建构、即时解构、即聚即散、即分即合,作战重心飘忽不定,作战组织形态呈现高度的流动性,至变至稳、至柔至刚。

  作战决策高度民主化。“云战争”彻底打破传统集中式指挥中信息反复“上传下达”的串行流动方式,指挥决策围绕着总的战略意图,以效率为中心,适应作战力量结构由相对稳定的树状拓扑向动态变化的无标度网络拓扑的转变,强调作战信息横向平流、跨层交互,并充分尊重和依靠底层作战力量自组织、自适应、自同步所释放的战斗力潜能,极大缩短行动周期、提高体系活性,增强整体行动效率。

  作战流程高度自主化。泛在化智慧化的战场传感体系和智能化超能化的主战装备体系,在分权化实时化的协同任务规划体系的统一管理调度下,自动自主地开展侦察、监视、制导、打击、防护、评估、供应等各类作战和保障行动。一般性战术行动,可由协同任务规划体系依据一定的规则,分配最合适的任务集群、选择最优化路径、以最佳的方式自主实施;较复杂的作战行动,将在人的适度干预下由作战体系自主予以实施。

  作战杀伤高度可控化。“云战争”是透明战场环境下的集约化战争,新质机械化的“高、深、远、快、狠”与新质信息化的“精、灵、巧、准、智”紧密结合,造就了能够精确交战、定制杀伤、高度可控的作战手段体系,使得作战行动即时可调、目标攻击锁定点位、杀伤能量按需释放、破坏效果精确可塑、体系对抗协调有序,对非军事目标的附带损伤也降到最低,战争进一步向可控方向发展。

  作战时效高度聚焦化。“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战场态势实时感知,作战指挥与任务规划自主高效,机动打击迅捷快速,使得从决策到行动的时延极大缩短,作战行动以极快的节奏进行,时间成为制胜的稀缺资源。越来越多带有决定性的杀伤行动将聚焦于越来越短的时间窗口内,少数几个时间“峰值”的对抗结果将奠定整个作战的基本局面。

  能量释放涌现化。“云战争”中,作战要素高度互联,各类单元、系统、编队、集群乃至体系之间保持着较强的耦合关系,共同构成一个复杂性巨系统。各个节点间的对抗、竞争与合作快速展开,快压慢、敏超钝、强克弱、智胜愚,对抗结果逐级聚合,最终通过一方体系的“涌现”或另一方的“坍塌”塑造对抗结局。“蝴蝶效应”充斥对抗过程,微小的“混沌”扰动将对整个作战产生重大影响,细节真切地影响着成败。

  作战经验自学习化。从要素层面看,智能化装备普遍具备“行动回溯”能力,能够及时将自身的作战经验和教训共享给其他作战节点以改进战术,甚至能够通过集体“研讨”自主创新战法;从体系层面看,云体系自身构成了一个多层次的“神经网络”,每次作战实践都是这一神经网络的真实性“训练”,每个“神经节点”可通过自调整、自适应来不断改变自身状态、产生类人智慧,从而使体系层级能够积累战争记忆、塑造部队“作风”、达成战争经验自学习之目的。这种战争经验的积累是可“拷贝”的,能够以“零成本”扩展传递、无限增值,具有划时代意义。

  “云战争”的出现,符合战争形态发展的趋势。它的一系列新特征,将促成一套颠覆性的作战语言体系的建立,传统的作战概念将为云建构、云解构、云感知、云规划、云调控、云杀伤、云拒止、云压制、云破击、云瘫痪、云降级、云防护、云保障、云评估等相应概念所替代。预计今后20~30年左右“云战争”将孕育产生并在随后逐步走向成熟,在与其他战争类型长期并存中逐步成为主导性战争形态。

零容忍党员干部追求低级趣味

  趣味属于人的心理和精神上的选择,党员干部远离低级趣味,关键是要管住自己,不但筑好“防火墙”,还要备好……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