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理论

军事

是新瓶旧酒,还是别开生面

陈航辉 邓秀梅
2019-05-16 07:35:24  来源:解放军报

——浅析混合战争理论的特点

       混合战争理论之所以引人关注,关键在于它体现了现代冲突的多维性,契合了信息时代战争制胜法则。

       与以往“正规军在正面战场作战、非正规武装在后方战场辅助配合”的作战模式不同,混合战争中,正规军与非正规武装往往在同一战斗空间内混合编组、密切协同,并且非正规武装通常作为主战力量使用,正规军却常常扮演辅助配合角色。

       进入21世纪以来,现代冲突的复杂性、多维性和不确定性急剧增加,一些传统战争理论不再适用,复合战争、第四代战争、非三位一体战争等新型战争理论不断涌现。其中,影响范围最广的是混合战争理论。与其他战争理论不同,混合战争理论从诞生之初就充满争议,部分军事专家认为混合战争理论不过是新瓶装旧酒,没有新意;也有军事专家认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必将是混合战争。不管怎样,混合战争理论已成为21世纪以来最重要的战争理论之一,得到各国军队的普遍关注。

       混合战争理论从何而来

       混合战争理论的发展与坦克战理论相似。发明坦克并将其投入实战的是英军,但将坦克战发挥到极致的却是德军。同样,提出混合战争理论的是美军,但目前把混合战争理论用得最好的却是俄军。

       最早提出混合战争概念的是美国前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和退役美军中校弗兰克·霍夫曼。2005年11月,时任美国海军陆战队战斗发展司令部司令的马蒂斯与弗兰克·霍夫曼在《未来战争:混合战争的兴起》一文中首次提出混合战争概念,预言未来美军面临的敌人将主要实施混合战争。这一结论,既是基于对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反思总结,同时也吸收了“三个街区战争”思想。“三个街区战争”理论由美国前海军陆战队司令查尔斯·克鲁拉克于20世纪90年代末提出,该理论认为未来海军陆战队可能需要在同一个城市的3个临近街区分别实施大规模作战、和平行动和人道主义救援行动,核心思想是美军担负的任务将趋于多样化。

       2006年的黎以冲突是混合战争理论发展的助推器。冲突中,黎巴嫩真主党武装采用混合战术,令师承美军的以色列国防军屡屡受挫。黎以冲突结局令美军大为震动,促使美军关注混合威胁带来的挑战。2007年,霍夫曼在《21世纪的冲突:混合战争的兴起》一书中系统论述了混合战争理论,引起美军高层重视。此后,混合威胁、混合冲突等概念逐渐得到美军官方认可,被写入2009年版《联合作战顶层概念》、2010年版《四年防务评估报告》、2015年版《美国国防战略》等重要文件。

       美军认为,混合战争不是一种新的战争形态,它是弱势对手抵消美军技术优势的非对称性策略,因此未将混合战争理论作为美军的作战指导。真正将混合战争理论用于战场并引向纵深发展的是俄军。

       2013年2月,俄军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将军在《科学的价值在于预见:新挑战要求重新思考实施战斗行动的形式和方法》一文中肯定了混合战争理论的合理性,指出现代冲突应更加注重运用非军事手段达成政治目的。格拉西莫夫将军的观点被西方国家视为俄式混合战争的理论先导。2014年以来,俄罗斯先后出兵克里米亚、乌克兰和叙利亚,综合运用军事、政治、经济、外交等多种手段,将常规战与非正规战有效结合,令西方国家措手不及,被称为“格拉西莫夫主义”的俄罗斯版混合战争理论名声大噪。俄军的最大贡献,在于证明了混合战争不仅是弱者的非对称性策略,也可成为强者的有力工具。

       混合战争“混”在哪里

       一般认为,混合战争是指在冲突的全频谱综合运用军事和非军事手段、常规和非正规战术,达成政治目的。混合性是混合战争的基本特性,这是混合战争得其名的原因所在。

       国家工具混合运用。乌克兰冲突、叙利亚战争等近几场典型混合战争实践表明,军事手段是打赢混合战争的基本依托,但仅凭军事手段不足以赢得最终胜利,并且代价巨大。只有综合运用政治、经济、外交等所有国家工具,才能发挥综合制衡效应,才能赢得彻底和持久。例如,把经济手段作为牵制对手的杠杆,通过经济施压动摇对手的战斗意志;通过外交斡旋相互妥协,寻求国际社会支持,争取利益最大化,等等。

       作战样式混合多样。霍夫曼认为,多种作战样式混合并用是混合战争的最大特点。为增强行动的隐蔽性和合法性,主权国家一方面在正面战场大打常规战,一方面在隐蔽战线积极扶持当地武装实施游击战、情报战等非正规战。在技术全球扩散以及外部势力支持下,非国家行为体能够获得无人机、反舰导弹、防空武器等先进装备,具备初级的诸兵种合成作战能力,如“伊斯兰国”武装能够与伊拉克和叙利亚政府军正面对抗。因此,在乌克兰、叙利亚等混合战场上,呈现出激烈的高技术常规战、隐蔽的特种战、现代化游击战、高强度网络战以及大规模舆论宣传战相互交织的复杂场景。

       参战力量混杂多元。混合战争中,参战力量不仅包括由传统兵种和高技术兵种组成的正规军,而且包括反对派武装、部落民兵武装、雇佣军等非正规武装,甚至可能涉及恐怖组织、极端宗教武装、犯罪团伙等暴力团伙。与以往“正规军在正面战场作战、非正规武装在后方战场辅助配合”的作战模式不同,混合战争中,正规军与非正规武装往往在同一战斗空间内混合编组、密切协同,并且非正规武装通常作为主战力量使用,正规军却常常扮演辅助配合角色。

       武器装备高低混搭。混合战争中,既要应对高端威胁,又要对付低端对手;既打高技术战,又打低端非正规战;因此使用的武器五花八门、技术含量参差不齐,呈现出尖端武器与老旧装备混搭使用的鲜明特点。叙利亚战争实践表明,新老装备混搭能够避免“用200万美元的导弹打击200美元的目标”的成本失衡,有利于提高作战效益,降低战争成本。

       混合战争理论新意何在

       与复合战争等战争理论相比,混合战争理论之所以引人关注,关键在于它体现了现代冲突的多维性,契合了信息时代战争制胜法则。说白了,混合性只是混合战争的表象,其有效性来源于三大本质特征。

       基于效果的新总体战。混合战争理论承认现代冲突的多维性,强调综合运用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所有国家工具,体现了传统总体战思想,但带有鲜明的时代特征。传统总体战要求全民皆兵,军事处于国家战争体系的中心,其他国家工具围绕军事运转,契合了机械化战争“大规模、高消耗”的特征。混合战争理论打破了以军事为中心的战争范式,强调优先使用非军事手段,追求“不战而屈人之兵”或者“少战而屈人之兵”。即便使用军事力量,也倾向于四两拨千斤,折射出信息时代“灵巧制衡、精确释能”的战争法则。

       由内而外的瓦解战。传统战争犹如“掰卷心菜”,层层击溃敌国常规军事力量后,迫使敌国执政当局宣布投降并割地赔款。混合战争的打法就像“切洋葱”,预先在敌国境内扶持反对派,建立“第五纵队”,时机成熟时提供装备、训练与作战指导,并通过信息行动抹黑丑化敌国执政当局特别是敌国安全部门,在无须消灭敌国军队的情况下,推翻敌国执政当局,控制敌国政权与经济命脉。与传统战争相比,混合战争的手法更加隐蔽、经济和高效。

       攻心夺志的认知战。随着人类文明不断进步,通过野蛮杀戮震慑驯服的策略已无法奏效,只有赢得观念上认同,才能达成持久战果。因此,混合战争理论注重运用信息手段塑造舆论,引导民意,主导认知域。一方面,利用传统媒体、网络新媒体等全媒体手段,针对冲突区民众和国际社会实施大容量、多渠道战略传播,借助各类代言组织或公知主动发声,获得目标受众的理解、同情与支持。另一方面,通过揭露真相、制造假象、散步假信息等方式,与敌方开展高强度信息对抗,并巧用法律武器与敌进行法理斗争,迷惑敌方心理,软化对抗意志,使敌举棋不定、难以决策。

       混合战争理论走向何方

       尽管一直饱受争议,美国军方甚至认为没有必要对其概念进行界定,但混合战争理论的威力在利比亚、克里米亚、叙利亚等地已被证实。实践证明,混合战争理论正日益受到各国军队的重视。

       混合战争理论将为大国对抗提供理论指导。混合战争理论强调优先使用非军事手段,能够跨越核门槛的限制,为大国对抗注入新选项。目前,俄军已将混合战争作为应对西方混合威胁的主要途径,并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俄式混合战争模式。美军也在吸收混合战争理论的精华,如美军多域战概念关于“竞争-武装冲突-回到竞争”的概念框架体现了混合战争谋势造势、平战一体的思想。此外,美军正在制定“特洛伊木马”新战略,核心思想是通过秘密渗透和扶持“第五纵队”瓦解对手,与混合战争的瓦解战思想如出一辙。

       混合战争理论将由战略思想层面加速向战役战术层面发展。当前,各国军队对混合战争的研究大多停留在思想和观念层面,尚未形成系统的、可操作的作战理论,甚至对混合战争的概念和作用依然存在较大争议。展望未来,“混合冲突可能在未来较长一段时期内持续存在”,混合战争理论将大有用武之地。随着战争实践不断丰富,必将推动混合战争理论向战役甚至战术层次发展,促使混合战争理论真正落地,催生出切实管用的技术、战术和程序。

 

编辑:迟语洋

书库

工运

  • 劳动者权益保护要与时俱进

    从属性是劳动法所调整的劳动关系以及保护对象—劳动者的基本特征。在“互联网+”就业形态下,互联网平台用工对传统劳动关系的从属性特点减弱,使平台用工劳动关系的认定遇到了挑战,对这些劳动者的权益保护,要结合其特殊性进行探索和完善。

  • 五年来工会是如何维护职工队伍和工会组织团结统一的?

    各级工会从党和国家工作大局出发,立足工会组织特点和优势,强化政治担当,积极稳妥开展工作,努力维护职工队伍和工会组织的团结统一。

  • 欧盟劳工保护的四个维度

    基于欧盟本身的组织特征及立法权限,其主要通过条约、指令和判例等方式要求成员国进行国内立法转换,从而间接地进行劳工保护。除此之外,欧盟还以条例的形式对劳工提供直接保护,欧盟条例具有直接适用性,不需要且禁止成员国任何国内立法或行政措施的中转,直接对成员国的公民和法人产生法律效力。

  • 坚持首善标准 强化使命担当 进一步推动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工人阶级和工会工作重要论述在京华大地落地生根

    党的十九大确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历史地位,中国工会十七大第一次全面阐述了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工人阶级和工会工作重要论述的基本内涵和实践要求。我们用实际行动证明,工会组织不愧为党联系职工群众的桥梁和纽带,广大职工不愧为推进首都建设发展的主力军。这些变化和成绩,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科学指引的结果,是市委、全总坚强领导以及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和社会各界全力支持的结果,是广大职工和工会干部共同努力奋斗的结果。

访谈

文献

  • 周恩来与南方局干部教育

    从1939年开始,周恩来领导中共中央南方局在重庆红岩开展了8年工作。在这段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时期,周恩来特别重视干部教育工作周恩来在《建设坚强的战斗的西南党组织》中提出了“要在思想上组织上巩固党,使西南党成为真正的彻底的地下党

  • 伟大的跨越:西藏民主改革60年

    一、黑暗的封建农奴制度三、彻底废除封建农奴制十、西藏发展进入新时代2019年是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按中国传统文化习俗,六十年一甲子,是值得纪念的日子。六十年前的民主改革,对西藏地方和西藏各族人民而言,是一次新生,意义非同寻常。

排行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