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理论频道理论书库-正文
别再加速剥去地球表皮
—— 读《泥土:文明的侵蚀》
禾 刀
http://www.workercn.cn2018-05-25来源:新华日报
分享到:更多

  

  在好莱坞眼花缭乱的灾难大片中,有陨石撞击、核爆炸、气候变暖、冰川融化、地壳运动等,唯独没有反映土壤问题的。试想一下,假如有一天地球上的土壤“入不敷出”,人类会怎样?是挤在光秃秃的岩石上乞求上苍再借五百年,还是为不失去“一寸土地”兵戎相见……

  至少在美国华盛顿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专业教授戴维·R·蒙哥马利的眼里,这些设想并非杞人忧天。通过调查发现,全球土壤被侵蚀的现象远超乎我们的想象,“20世纪90年代的研究显示,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因土壤退化导致农民弃耕的土地面积,已达到当时总耕地面积的三分之一”。另据估算,“当今每年全球土壤退化量超过土壤生成量约两百三十亿吨,这相当于每年全球耕地损失1%的存量。以这个速度发展下去,世界范围的表土层在不到一百年的时间里就将消耗殆尽。”

  毁掉土壤很容易,但要想恢复则难得让人无法想象。“达尔文在英国基于对蚯蚓活动的观察,认为一英寸的表土层需要一到两个世纪才能生成”。人类影响土壤,土壤也会反过来影响人类,毕竟人类与土壤息息相关。中华文明早期文化诞生于西北,后一路东迁。这里面有战争等因素,同时也有西北干旱而东部雨水充沛土壤肥沃的深层原因。

  1941年,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汉斯·珍妮教授指出,决定土壤形成的五个关键因素分别是:母材(岩石)、气候、生物、地形和时间。这意味,土壤的退化也必然是围绕这五大因素,其中,人类活动对气候、动植物、地形等的影响又占据着极大权重。在楼兰古国消亡的原因分析中,当地缺水少雨、人类活动频繁、土壤沙化速度加快以致不适宜人类生存的结论始终占据重要位置。相较于自然的侵蚀,蒙哥马利亦坚定地认为,人类活动的频繁,特别是毫无节制地挥霍当是加快土壤退化速度的重要“病根”之一。

  那么,在人类活动中,什么是造就土壤退化的“罪魁祸首”呢?研究表明,“在人类发明犁具时,我们已经处在了‘土壤峰值’”,自那以后,土壤生成开始走下坡路。或者说,当人类沉浸于开疆拓土的巨大虚荣心时,丝毫没有觉察到,脚底下的土地正在暗自流泪。蒙哥马利毫不客气地指出,“农业活动或许是造成这一切(土壤流失)的真正罪魁祸首”,因为农业具有强烈的排它性和季节性,通过开荒扩大面积以提高产量的传统模式,实际是加剧抑制其它植物的生长,自然也会加速土壤的流失。

  土壤不可能取之不竭。然而,置身日新月异的科技时代,许多人根本没有这样的危机感。就此,蒙哥马利指出,“现代社会造就了这样一种理念,认为科技几乎可以为任何问题提供解决方案。但无论我们如何热切地相信科技能够改善我们的生活,科技也无法应对资源消耗速度大于资源再生速度的困境——这种资源终将在某一天被耗尽”。

  土壤流失的“病因”找准了,那么改变便显得刻不容缓了。就此,作者认为,“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农业模型,和一种新的农业哲学。我们需要一次新的农业革命”。无论是农业模型还是农业哲学抑或农业革命,蒙哥马利实际上还是指农业的生态化,即通过提高农业种植效率,从而抑制人类过度使用土壤的欲望,同时加大退耕还林力度。

  提高单产,我国有过成功的尝试,比如袁隆平主导的杂交水稻研究取得了巨大成就。还有,我国实施退耕还林政策,产生了巨大贡献。当然,人类眼下面临的最急迫的问题或是,在实现农业生态化、退耕还林方面如何协力同心,共同面对未来。

零容忍党员干部追求低级趣味

  趣味属于人的心理和精神上的选择,党员干部远离低级趣味,关键是要管住自己,不但筑好“防火墙”,还要备好……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