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理论频道理论书库-正文
走出地方性知识的偏见
评《现代刑法学(总论)·第二版》
罗翔
http://www.workercn.cn2018-07-11来源:法制日报
分享到:更多

  欣闻北京大学王世洲教授的《现代刑法学(总论)·第二版》出版。

  欣闻北京大学王世洲教授的《现代刑法学(总论)·第二版》出版。在中国刑法学界,王世洲教授是少有的学贯中西的学者,很少有人能像王教授那样英语与德语俱佳,中、英、德文著述甚多,其多本著作已被译为八种文字,有的论文还在国际最高等级学术刊物如《美国比较法杂志》发表。王教授早年毕业于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后又获洪堡奖学金在德国研究深造,是中国学界中为数不多的具有重要国际声誉的刑法学家。其所翻译的德国刑法巨匠罗可辛的《德国刑法学总论》亦对中国学界有着重要的智识贡献。正是这种打通两大法系的学术背景让王教授的刑法教科书有着鲜明的特色。

  立足国别的世界眼光

  《现代刑法学(总论)》是一本关于中国刑法的教科书,因此它具有鲜明的国别性。理论不能与现行的司法实践脱节,也不能过分地脱离刑法学术界的群体智慧。王教授的教材非常注重对当前司法经验的总结和介绍,除了关注立法机关和最高司法机关发布的各类规范性文件,还附加了大量的重要权威判例,让读者能够了解理论在实践中的具体运作,形成对理论的直观印象。

  虽然王教授对两大法系的刑法思想有深入的研究,但是在《现代刑法学(总论)》中却很少看到他国刑法术语和体系的生搬硬套。在某种意义上,这也可以看成是对年轻学者的一种提醒:不必言必称德国,动辄谈日本。否则,这种新的局域性学术眼光不仅抛弃了中国刑法学界长期的智慧积累,也会陷入了一种新的地域盲从。

  当然,作为一位有着国际声誉的学者,王教授的教科书具有鲜明的世界眼光,用中国刑法的酒瓶盛满了世界刑法学的智力成果。人类所面临的问题从来都是共同的,所不同的是解决问题的思路。有些思路受制于特殊的背景,不宜照搬,但有些思路则是超越国别与地域的。

  对别国经验的介绍并不是崇洋媚外,一个伟大的民族从来都应以开放的心态去吸取一切人类的智慧成就。儒家的大同梦想从来都有兼济天下的胸怀,而非在个别地域个别族群制造地方性知识。在某种意义上,《现代刑法学(总论)》不仅走出了中国的地域偏见,也走出了德日话语体系的知识独断。

  基于趣味的理论介绍

  理论书籍难读是一个通病,如何能够让读者愉快地阅读理论书籍,是对作者一个极大的考验。这既要求作者以谦卑之心告别学者的智识优越感,从作者中心主义转向读者中心主义,又需要高超的文字功底和写作技巧。坊间有相当多的学术书籍,都纯粹是作者的自说自话,语言生涩,冗长繁琐,注释多如牛毛,令人望而却步。

  比较而言,《现代刑法学(总论)》写作风格生动有趣。世界各国鲜活的案例能够吸引人阅读的兴趣。作者试图用精炼的语言把复杂的理论问题言简意赅说明清楚。从这点来看,王教授一直在仿效白居易的写作风格,尝试用老百姓能理解的话语来进行理论写作,让学术教材走出学术圈,从而向普罗大众普及法律知识。该教材的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语言精粹生动,案例详细有趣,读起来不困不累。

  根据经验的体系建构

  令人意外的是,王教授的刑法教科书既没有采取传统的四要件犯罪构成理论,也没有采纳德日的递进式犯罪论体系,而是别出心裁,按照客观要件、主观要件、犯罪主体、排除犯罪成立的根据这种框架来进行写作。

  乍看来这种不三(阶层)不四(要件)的犯罪构成有点不伦不类,但细细品味,才发现别有深意。今天,有相当多的刑法学者对传统的四要件理论持批判态度,对德日的递进式理论赞不绝口,认为唯有递进式理论可以实现人权保障的刑法使命。但这些学者可能忘了德日法西斯时期,犯罪构成都是递进式理论,而这种理论在法西斯时期从来没能遏制刑罚权的滥用。

  因此,不要把递进式理论捧得太高,也不要认为四要件一无是处。大陆法系从来都有建构主义的冲动,这种冲动无论对于理智还是对于情绪,常常被证明是个深刻的满足之源。但是,建构主义过分强调理论的完美,往往为了完美的理论建构而牺牲常识,在人类历史上曾经带来无数的灾难。相比较而言,英美法系的经验主义却能够认识到理性的有限,承认任何一种理论都都有无法弥补的局限。但是,我国刑法学界对英美刑法理论却有种过分的冷淡,认为英美刑法缺乏精致的理论性和体系性,没有必要学习借鉴,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明显的偏见。

  在笔者看来,《现代刑法学(总论)》之所以采取如此特别的犯罪论框架,正是基于经验主义既意识到传统四要件理论的不足,亦对递进式犯罪论体系的精致表达了警惕。王教授试图用英美法系的犯罪构成理论来对四要件和递进式理论进行调和。根据经验来建构体系,而不是根据体系来安排经验。

  刑法学者总是希望建构一套精致的刑法体系,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任何人造的体系都是有缺陷的,理论的不完美是必然的,总有一些知识在体系之外。

  相传,大哲学家奥古斯丁在地中海沿岸踱步沉思时,见到一个小男孩不断用小手将海水掬起,捧到他在沙滩上挖好的小坑里。奥古斯丁深感困惑,问小男孩所做何为。小男孩说他要将整个大海装到小坑!奥古斯丁大笑,小男孩却对说,听说有一个叫做奥古斯丁的哲学家,想要把人类一切的奥秘都用自己伟大的头脑书写出来。奥古斯丁听后非常羞愧。

  这个故事值得中国刑法学界深思。

  希望《现代刑法学(总论)·第二版》的读者能够通过阅读,走出地方性知识的偏见与盲从,用世界性的眼光培育真正的刑法理想。

零容忍党员干部追求低级趣味

  趣味属于人的心理和精神上的选择,党员干部远离低级趣味,关键是要管住自己,不但筑好“防火墙”,还要备好……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