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理论频道幻灯片-正文
制造业才是中国经济脊梁
姚洋
http://www.workercn.cn2016-04-11来源:北京日报
分享到:更多

  

邦佐 图

  很多人喜欢把中美拿来比较,觉得美国没有制造业,仅靠服务业、金融业发展起来。但实际上,美国的服务业服务了全世界的制造业。服务业特别是高端服务业,要依赖于制造业。我国离世界前沿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发展制造业很重要。“中国制造2025”计划提出来一定要落到实处,对此必须明确。

  只搞服务业就能支撑一个大国的经济增长?

  2015年中国服务业在GDP中的比重首次占据半壁江山,比工业高出10%.我认为这是所谓的三期叠加造成的。

  第一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客观规律。所有国家的经济增长都要经历这样一个过程,成功经济体工业化达到顶峰之后,其就业达到全部就业的30%,中国在2010年已经达到了,此后就业就开始下降。发达国家都走过这个过程,包括韩国、日本等,这是所谓工业化的倒U型曲线。如果没有这个过程,国家定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第二是全世界的变化。在2008年经济危机之前的十几年中,由于中国、印度加入全球化,这轮十几年的全球化是前所未有的,整个世界的经济增长都非常快。美国是需求发动机,中国是生产发动机,两架发动机加在一起,开足马力,最后美国出了问题,世界就必须重新调整一遍。这次调整实际上比1973年石油危机那次调整还要更深。从这个角度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中国的出口下降这么快,2015年是负增长。

  第三是中国宏观经济的短期波动。从1992年开始,中国基本上每7年一个周期,上升与下降交替。1992年到1997年,增长飞速;1997年后进入通缩;2003年底2004年之后,又开始增长;2010年之后,又进入通缩。以这样的规律看,大概会在2017年通缩见底。这是经济运行的自身规律,世界上大宗商品价格也都是每7年一个周期。

  这三期叠加起来,使得消费所占GDP比重上升,投资所占比重下降。在生产方面就是服务业比重上升,制造业比重下降。

  但我要强调的是,服务业比重上升是一个自然的过程,但是不要以为只搞服务业就能支撑一个大国的经济增长,也不要认为服务业就光荣、高大上,制造业就落后。在这方面,董明珠的一句话特别贴切:“马云离开我活不了,我离了马云照样活。”毕竟服务业是要服务于什么东西的,特别是高端服务业,要依赖于制造业。

  不做互联网就难以生存了?

  现在很多企业家患了互联网焦虑症,心浮气躁。虽然“互联网+”很热,但并不是不做互联网就难以生存了。相反地,一定要有人踏踏实实地做技术。

  互联网巨头们应该想如何服务实体经济,实体经济企业也要想想自身的性质是否适合到网上去叫卖。当企业考虑上网的时候,一定要想好盈利模式和给社会创造的价值。

  互联网改变我们的生活没错,但我们也不乏“+互联网”。很多人目前讨论云端,我负责任地讲,中国要实现至少需要20年。德国做的工业4.0,是把所有东西放在云端,个性生产,柔性生产。这也基于德国整个社会非常平稳,大家有能力追求个性化需求。但中国的需求并没发展到那步,老百姓基本还处在大众化消费阶段。

  而德国模式可称为跟随模式,在现有的技术基础上做连续性的创新、改进。

  举例来说,德国默克公司拥有世界70%的液晶市场,占据市场绝对的垄断地位。1970年,日本人开始做电子玩具上的液晶屏,默克认为有应用可能就开始做液晶,不断更新且越做越好。一点一滴地进步,不断占领市场,现在他们开始做OLED了,技术很成熟,颗粒超薄,而且可以做成任何形状。

  中国的制造业到底怎么样?

  从制造业方面来说,中国制造业做得比较好了。我们要和同等收入水平的国家去比较,而不能一味和美国比。美国已处于后工业化时代,领先了我们整整半个世纪。我认为,我们今天和日本20世纪70年代初期比较更合理。这样就会发现,20世纪70年代日本在电子行业的创新无与伦比,但我觉得中国有信心能做得比日本还好。首先,我们的增长速度会超日本;其次我国资本市场比日本发展得更好。日本资本市场很糟,80年代日本股市疯涨,90年代初却崩盘了,之后就再没起来。中国不光有股市,PE、VC等其他直融渠道都发展起来了,这些都会推动中国创新。

  中国的很多问题都是发展过程中的问题。如果中国有问题,那其他发展中国家怎么办?所以,我不担心中国不能成功地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作者为北京大学教授)

零容忍党员干部追求低级趣味

  趣味属于人的心理和精神上的选择,党员干部远离低级趣味,关键是要管住自己,不但筑好“防火墙”,还要备好……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