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理论频道幻灯片-正文
“亚太稳定计划”为特朗普亚太战略“探风”
吴敏文 
http://www.workercn.cn2017-05-25来源:中国青年报
分享到:更多

  

  3月14日,在韩国东部海域举行的韩美联合军演期间,一架E-2C“鹰眼”预警机在“卡尔·文森”号核动力航母上着陆。代号“秃鹫”的韩美联合军演3月1日开始,规模为历届之最。美国投入“卡尔·文森”号核动力航母等美军战略武器参与演习。新华社/法新(资料图片)

  3月14日,在韩国东部海域举行的韩美联合军演期间,美国海军人员在“卡尔·文森”号核动力航母上工作。新华社/法新(资料图片)

  风风火火的特朗普,上任数月施政“彩头”不断:作为总统签署的第一份文件是美国退出TPP,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高调宣布“亚太再平衡”战略终结,国务卿蒂勒森表示对朝核“战略忍耐”结束……5月初,美国国防部又宣布支持一项未来5年内向亚太地区投入75亿美元的“亚太稳定计划”。

  “亚太稳定计划”是“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替代吗?

  什么是“亚太稳定计划”

  今年1月,美国参议院武装力量委员会主席麦凯恩提出名为“亚太地区稳定倡议”(Asia-Pacific Stability Initiative)的强化亚太军力的计划,称为“亚太稳定计划”,即将在2018年至2022年,每年投入15亿美元,以应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军事能力。

  4月25日,麦凯恩在其官方网站发表声明:我们虽然在朝鲜问题上寻求中国帮助,但不会以牺牲我们的重大利益为代价获得合作。麦凯恩说:“尽管美国努力‘重新平衡’亚太地区,但美国的亚太政策未能适应中国面向规则秩序挑战的规模和速度。这种失败影响了美国在该地区安全承诺的信誉。”

  “亚太稳定计划”获得越来越多的国会议员的支持,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和美军太平洋战区司令哈里斯加入支持者的行列。马蒂斯表示,支持这一重视亚太地区并为此专门申请预算的计划。五角大楼发言人加里·罗斯表示,五角大楼“原则上支持”麦凯恩的计划,“亚太地区是美国的优先重点,国防部承诺要确保美军尽可能有能力、有准备地应对该地区不断演变的挑战”。

  麦凯恩的发言人达斯汀·沃克则称,这一计划将使得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部署更富前瞻性、灵活性、韧性和震慑性。

  与“亚太再平衡”战略是什么关系

  “亚太稳定计划”是被宣布已经终结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替代吗?可以非常肯定地说:不是。“亚太再平衡”战略是一个体系,而“亚太稳定计划”是一个内容具体、针对性很强的具体计划。

  “亚太再平衡”战略体系包括以中国为主要作战对象,以西太平洋为主要战场,以空海军为主要作战力量的“空海一体战”战役作战体系;以日本和澳大利亚为南北两大战略支点的军事同盟体系;以西太平洋岛链为依托的军事基地体系;以西方价值观为内核的政治渗透体系;以排斥与压制中国,确立美国经济主导权的经济遏制体系(TPP);以离间与挑拨中国与周边国家友好关系为目标的“前沿部署外交”体系。

  迄今,上述内容除TPP已经被特朗普明令退出,鉴于现在美国军方执行的仍是奥巴马政府制定的2017财年国防预算,“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有关步骤仍在全力推进。

  而“亚太稳定计划”主要考虑的是太平洋司令部的作战需求,为太平洋战区“量身定制”,是拨给以哈里斯为司令的太平洋总部的“专用专款”。在今年4月的一次国会听证会上,麦凯恩对哈里斯表示:“这一倡议能够通过有针对性的拨款来调整我们在该地区的军事部署,改善与行动相关的基础设施,为实施更多的演习和预置装备提供资金,并与盟友和伙伴共建军事能力。”区区75亿美元不足以根本改变亚太地区的安全形势,但鉴于这是正常预算外的追加,其作用仍然不容忽视。

  但也不能说“亚太稳定计划”与“亚太再平衡”战略毫无关系,仅从字面上看,“稳定”是“平衡”的结果,“平衡”是“稳定”的手段,通过“平衡”达成“稳定”。“亚太稳定计划”一经提出即得到广泛的支持,是因为它确实反映出了美国亚太战略的客观需要。

  特朗普政府坚定执行里根时代的“以力量促和平”战略,他清晰地理解美国外交成功的基石是军事力量,有力量才有话语权,盟友和对手才会相信美国总统能够践行承诺。而一个更加稳定的亚太,符合美国及其盟友的利益。

  但是现在的亚太,却存在诸多不稳定因素,朝鲜半岛充满危机,东海钓鱼岛和南海也暗流涌动。朝核问题的爆发随时可能将东北亚地区推入战争的深渊,没有认真准备将致措手不及。南海是每年通行5万亿美元贸易额的重要国际交通咽喉,随着中国潜艇数量超过太平洋基地的美军潜艇数量,美国需要让其盟友相信它将继续长期承担亚洲自由秩序保护者的角色。

  同时,美国外交政策反映出的任性、短视和自私,经常让亚太盟友和伙伴伤透心。菲律宾与中国接近,是奥巴马亚洲政策的挫折。但美国在亚洲的同盟是地区稳定的基石,这是特朗普无法轻视的。4月中下旬,美国副总统彭斯展开新政府上任后的首次亚太之行,坚定重申美国对地区盟友的承诺。

  5月4日,特朗普政府在华盛顿举行第三十届美国东盟对话会议和第二次美国东盟外长特别会议,重点讨论了朝鲜和南海问题。会议重申美国与东盟之间的战略伙伴关系,称东盟是美国亚太政策的关键伙伴。在特朗普毫无顾忌地退出TPP,将盟友撂在了荒野上之后,“亚太稳定计划”在某种程度上是给地区盟友的“安慰剂”。

  以增加军事存在保稳定,本来就是“以力量促和平”的题中之义。4月中旬,当美国总统与其他政府高官大谈“卡尔·文森”号航母战斗群驶向朝鲜半岛的时候,该航母战斗群实际上正在离朝鲜半岛数千公里的印度洋上与澳大利亚军队进行联合演习。对此,我认为“空城计”的可能性大过“乌龙”,在“里根”号航母大修未毕之际,美国成功地将“卡尔·文森”号一舰两用,一边用于印度洋的演习,一边用来威慑朝鲜。

  后来,“卡尔·文森”号终于在4月底到达朝鲜半岛海域。当前,“里根”号航母打击群离开母港日本横须贺,开始在亚太地区巡逻,而“卡尔·文森”号却并没有离开的计划,双航母常驻西太地区的局面可能出现。如果这样的话,此前美国在东亚海域每年有4个月无航母的状态即将得到改变。由单航母群到双航母群,增加投入必不可少。

  凭借“亚太稳定计划”,其他的力量增加还可能包括:增派攻击型核潜艇,以保证部署在该地区的航母编队至少有两艘核潜艇伴随活动;将部署的弹道导弹核潜艇改为巡航导弹核潜艇,实现至少保持1艘巡航导弹核潜艇在该海域活动;增加两栖攻击和登陆舰、海上运输舰和快速补给舰在该地区的部署,以增强从澳大利亚、关岛和夏威夷向东亚投送力量的能力。

  特朗普亚太战略前瞻

  目前,特朗普的亚太战略尚未成型。新时期以来,体现美国军事战略的官方文件,一种是发布专门的阐述整体军事战略或者就某一地区、领域的专门战略进行阐述的文件,一种是将年度战略重点体现在财年国防报告中,还有一种是始于1997年的《四年防务评估报告》。如果特朗普政府在2017年度不出台专门的军事战略文件,那么,对其军事战略进行深入观察的切入点,将是本年底的2018财年国防预算,以及在2018年将要发布的美军第六份《四年防务评估报告》。就特朗普执政几个月以来的表现看,我们可对其亚太战略作以下几点预估或是前瞻。

  首先,特朗普将继续加强在亚太地区的美军力量。奥巴马政府虽然推出了“亚太再平衡”战略,却因“在军事上的投入太小”而受到批评。特朗普上任伊始,就要求国会在2018年的国防财政预算上,从2017年5827亿美元的基础上增加540亿美元,以支撑他包括将美国陆军由47.5万人增至54万人,海军陆战队将扩至36个营,空军确保拥有至少1200架战机,海军军舰数量从目前的274艘增加到350艘等内容在内的“重建美军”计划。

  在要求从整体上加强美军的同时,特朗普政府正在加强亚太地区的军事力量部署。目前,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部署主要有两个航母战斗群、8个驻外海空军基地以及关岛基地,总兵力约15.3万人,舰艇总数70余艘,海空军飞机600余架,规模占到美国海外兵力总数的近60%。

  在此基础上,美国日前刚刚用10架更加先进的F-35B取代了F/A-18“大黄蜂”战机,到8月,美国在日本部署的F-35B总数将达到16架。此外,美国还计划用滞空时间更长、探测距离更远的E-2D“先进鹰眼”预警机取代目前部署在这一地区的E-2C“鹰眼”预警机。在关岛基地,美军集中了B-1B“枪骑兵”、B-2“幽灵”、B-52“同温层堡垒”等现役的3型战略轰炸机,重点应对西太以及东北亚地区。

  对于特朗普政府宣布的所谓终结“亚太再平衡”战略,我认为不可当真。董云裳在3月13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终结“亚太再平衡”战略的用语是:“重返亚太、亚太再平衡等等都是上届政府亚洲政策的措辞。我认为你们可以期待本届政府将有一个自己的方案。”由此可见,措辞上标新立异的成分多,实质内容改变的可能小。特朗普可能抛弃“亚太再平衡”这种字眼,甚至会挑战一些“正统”的做法,但不会动摇美国在亚洲战略的根基,特朗普在加大亚太军力上的力度甚至可能超过奥巴马政府。

  “亚太稳定计划”一经提出,一些强硬的保守派人士立即像被打了兴奋剂一样。美国智库国家利益中心国防研究主任哈里·卡基亚尼斯认为,这个计划还远远不够,“这只是一桶水中的一滴,不仅要在这个地区站稳,还要利用并加剧危机。从这一点上来看,我们要感谢朝鲜,他们使得亚太地区更不平衡”。这种见猎心喜、企图利用甚至盼望制造危机为美国谋取利益的亢奋心态,显得既“诚实”又肆无忌惮。

  其次,出于成功地产商的精明,特朗普可能会要求地区盟友承担更多的安全支出。在竞选期间,特朗普威胁如果地区盟国日本、韩国不承担更多的安全支出,美军将从两国撤出。美国自身的利益决定特朗普绝不可能这样做,但事实表明,特朗普的商业精明根深蒂固。如在韩国部署“萨德”一事上,韩国为“萨德”部署提供用地,在“萨德”系统部署部分完成并开始运行时,特朗普立即对韩开价10亿美元。而“萨德”运行由美军控制,甚至连核心情报都不给韩国充分共享。虽然相关费用的承担最后只能遵循一些既定的约定,通过协商解决,但特朗普的“利心”暴露无遗。

  在特朗普果断退出TPP一事上,暴露的仍然是其嗜利的心态。美国众议院前情报委员会主席迈克·罗杰斯认为,特朗普会以一种更积极的双边贸易协定来替代TPP。特朗普政府会和各个国家分别打交道,这样一来,特朗普就可以美国的强势得心应手地控制谈判的内容和签署双边协议。作为商人,特朗普怎会反对贸易?他反对的只是他所谓的“坏”的贸易。

  遇上这样一位精明商人出身的美国总统,其亚太盟友也许不会那么听话地按照特朗普提出的数额支付安全费用,但以特朗普的个性,他恐怕也不会允许自己精明的盘算全部落空。

  最后,在处理亚太安全稳定的问题上,中美存在合作机会。“亚太稳定计划”的提出者麦凯恩是美国资深政客。然而,从特朗普几个月的施政表现来看,他明显区别于正统美国政客的是,思想观念上的“政治正确”和意识形态的羁绊较少,不管盟友还是非盟友,利之所在趋之若鹜,无利不起早。这使他的政治性格非同寻常地务实。

  4月初,习近平主席的成功访美为中美合作带来了新的机遇和前景。特别是在特朗普政府中国政策的制定过程中,两国元首的成功会晤显然会给中美合作带来积极的影响。特朗普希望加强同中国在维护地区安全方面的合作。他认为在解决朝核问题上,中国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中国最近一段时间在此方面的努力,也不断得到特朗普的肯定甚至是毫不吝啬的夸奖。当然,我们应该认识到,特朗普的所作所为,实际上是想借中国之手,在棘手问题上达到美国的目的。但我们也应该看到,朝核问题给中国带来的威胁和挑战是具体而现实的。半岛无核化是中美共同利益和共同目标,这就给中美合作提供了重要机遇。然而总的来说,中美在地区安全与经贸领域既存在竞争也需要合作的态势没有改变,这种态势可能还会持续很长时间。

  (作者单位:国防信息学院)

零容忍党员干部追求低级趣味

  趣味属于人的心理和精神上的选择,党员干部远离低级趣味,关键是要管住自己,不但筑好“防火墙”,还要备好……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