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理论频道滚动-正文
[“一带一路”光明谈①]“一带一路”与中华文明:从“兼济天下”到“人类命运共同体”
http://www.workercn.cn2017-04-24来源:光明网
分享到:更多

  

    开栏的话: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于5月14日至15日在北京举行。为此,光明智库、光明网联合邀请相关智库专家,录制“‘一带一路’光明谈”系列视频访谈,侧重从文化视角对“一带一路”建设进行解读。访谈文章和视频将在光明网、光明日报客户端等持续推出,并在光明日报《智库》版开辟同题专栏,摘录精华观点。具体实施由光明日报智库研究与发布中心、光明网理论部负责。
                   
    【“一带一路”光明谈①】
                   
    “一带一路”与中华文明
                   
    ——从“兼济天下”到“人类命运共同体”
                   
    本期导读:
                   
    “一带一路”与古老的中华文明有什么渊源?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进程中,如何处理不同文明间的关系?“一带一路”光明谈首期访谈邀请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王义桅、中国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灵桂,带领大家穿越古今,纵横寰宇,从文化视角解读“一带一路”。
                   
    主持人:解析“一带一路”建设图景,聆听智库专家睿智之言。各位网友、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收看由光明智库和光明网联合推出的系列访谈节目《“一带一路”光明谈》。“一带一路”建设惠泽各国民众,汇聚世界目光,已经成为深刻影响人类文明进程的重要事件。从今天起,我们将陆续邀请智库专家聚焦这一宏伟篇章,从人文视角为您带来深入解读。
                   
    我是光明日报记者王斯敏。今天来到演播室的两位嘉宾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义桅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灵桂教授。两位对“一带一路”的研究都非常精深,也都在国际舞台上为“一带一路”做了大量推进工作。王义桅研究员为“一带一路”所写的图书连续两年获评“中国好书”;王灵桂教授撰写了大量研究报告,而且对国外智库如何看待“一带一路”做了很多研究。非常欢迎二位。
                   
    中国古代的丝绸之路曾经在东西方文明交流史中写下了辉煌的篇章。今天,当人类的发展又站在一个崭新的战略关口之际,中国倡议的“一带一路”建设,更是体现了对人类命运的深刻思考,以独特的东方智慧为世界发展开出良方。可以说,“一带一路”是从中华文明历史深处走来的,是一种文化的延伸,本身就包含着中国上下五千年文明的基因。那么这种文明基因究竟应该怎样理解?在“一带一路”建设的深入推进中,人类伟大文明的交融又将对今天的现实发展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呢?我们来听一听两位嘉宾的思考。
                   
    “一带一路”蕴含中国之“道”
                   
    主持人:作为媒体人,我有一个很深的感受:“一带一路”提出三年多来,从倡议到建设、从构想到落地,世界各国对此的认识越来越清晰。我看到外媒有一个说法:“一带一路”与其说是一条路,不如说更像是中国最重要的哲学范畴——“道”。我想请教二位,这个“道”应该怎样理解?
                   
    王义桅:首先从名称上来讲,我们用了“一带一路”。很多人说,怎么不用丝绸之路或“新丝绸之路”?因为丝绸之路概念是德国人李希霍芬1877年提出来的,有为帝国列强在欧亚大陆扩张作理论支撑的含义在里面,所以我们没有用这样一个老概念,而是用了一个非常中国特色的概念,这里面载着“道”和智慧。中国走了一条符合自身国情的发展道路,我们要鼓励沿线国家,也要走符合国情发展的道路,最终形成一个命运共同体,这里面就蕴含着“道”。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要从“道”开始,从“一”开始。所以说“一带一路”的概括非常有中国传统文化的意蕴,又体现了中国发展道路的特色。
                   
    具体而言,“一带一路”体现的是什么“道”?
                   
    第一个就是孔子说的“己欲利而利人,己欲达而达人”。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几年,让七亿人脱贫致富,2010年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工业制造国。在很多人看来,中国是“达”了。但是我们还要“达”人,“达”谁呢?“一带一路”沿线这些国家。比如说巴基斯坦,尽管它被西方描绘成一个失败的国家,但现在中巴经济走廊成为旗舰工程,经过三年多的时间,把基础设施短板补上,巴基斯坦的经济就可以发展腾飞了。“一带一路”也为非洲的国家带来机遇,非洲很多国家都在实现工业化、现代化、新型城镇化,中国跟他们分享经验,就是“道”。这个“道”,就是中国人不仅想到自己,还想到别人。
                   
    第二个“道”就是费孝通先生说的,“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按照原来西方线性进化的现代化逻辑,“一带一路”沿线很多国家都是落后的,看人均GDP比较贫穷。“一带一路”提出来以后,改变了完全看GDP的评价标准,激活了很多国家的文化因素,激活了他们的历史记忆和自豪感。所以,“一带一路”用文明共通的逻辑,超越了简单现代化线性进化的逻辑,激活了共同复兴这个美好的愿望,这也是一种“道”。
                   
    第三个“道”就是命运共同体。命运共同体超越了意识形态价值观界限,让“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在更大的层面上统合、合作,追求的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样的“大道”。

    主持人:“一带一路”蕴含了中华文化中的很多精髓,比如兼济天下,比如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王灵桂教授对此有什么理解呢?
                   
    王灵桂:“一带一路”这个名称起源于中国向世界开放的古老历史。从张骞公元前138年出使西域到现在,2100多年的进程中,中国向世界传播古老文明,同时自身也不断吸纳和借鉴其他文明。英国著名历史学家克劳利讲过:丝绸之路使得欧洲和东方两个经济系统联系在一起,在东西半球之间输送商品,促进新的品位的产生和选择概念的形成。他还专门指出,这条路“把东方的味道、思想和影响,以及某种浪漫的东方主义带到了欧洲世界”。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是中华民族文明和智慧的结晶,是中国怀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在21世纪向世界张开怀抱。我相信,这种“中国味道”一定会超过古老的丝绸之路,在新的历史时期,焕发出独特的芳香。
                   
    “一带一路”承载着人类共同发展的希望
                   
    主持人:一种构想的提出,一开始总是会遇到各种不同角度的评判,甚至猜疑;一种古老的文明走进现实,也需要很大程度上的转化和创新。“一带一路”提出三年多来,逐渐从一种倡议,成为一种共识,各国对于这种倡议的认知和态度发生了什么变化?这种变化背后是什么在支撑?
                   
    王灵桂:古丝绸之路在东西方处于两个封闭的文化体系之内这种背景下出现、诞生、发展,延续2100多年,本身就是革命性的。在这条路上,中国的造纸术、印刷术、指南针、火药,通过不同的国家在不同的时段传到了欧洲,对推动人类文明发展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马克思把火药、罗盘和印刷术比喻为预兆资本主义社会到来的三大发明。从这个意义上讲,古丝绸之路经过2100多年的文化传承和积淀,形成了“一带一路”建设的文化内核。其中有很重要的一点——包容。包容性增加了感召力、吸引力。在“一带一路”推进过程中,一些外国智库开始有猜疑、有不解。但就是因为我们具有包容性,经过三年多的发展,现在国外的智库界、舆论界这种风向正在好转,态度发生了非常积极的变化。从很多智库发表的报告,好多媒体发表的文章,我们都能感受到这一点。
                   
    主持人:我想,对此王义桅教授肯定也非常有感受。
                   
    王义桅:的确,现在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积极呼应“一带一路”,联合国把“一带一路”写进了决议,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之所以能够产生这样的效应,首先和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取得的伟大成就分不开。很多国家尤其文明古国,比如埃及,过去GDP比中国高很多,经济发展条件比中国好,怎么现在差距拉到这么大?所以很多国家问,中国人为什么能做到这一点。我认为主要是三句话:前两句是老百姓常说的“要致富先修路”“要快富修高速”;我还加了一句,“要闪富通网路”。互联网可以快速实现弯道超车。
                   
    在埃及一次会议上,有一位阿拉伯学者讲了一句话,说近代以来西方列强在我们中东就输出枪炮,要我们的石油,只有一个国家给我们修路,这个国家就是中国。可以这么说,我们解决了近代以来西方殖民者没有解决的基础设施短板问题、工业化问题,帮助“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经济上起飞。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快速发展,现在中国要带动“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一起发展,在此过程中我们推行的是“五通”,引导全球资金投向实体经济。比如非洲资源丰富,为什么一直没有发展起来?就是基础设施的短板没有补,所以我们在非洲解决了“三网一化”——高速铁路网、高速公路网、区域航空网以及工业化,帮助非洲解决发展短板问题。所以说,我们是真心帮助发展中国家脱贫致富,这是我们的诚意与智慧。
                   
    我们试图从根本上解决人类发展的三大问题。第一就是贫困,怎么能够脱贫致富?必须解决基础设施改造问题,“一带一路”抓住了这个发展软肋。
                   
    第二个是贫富差距。资金要投向实体经济,尤其是基础设施,因为基础设施是面对所有老百姓的,穷人、富人都能用到。所以重视民生、重视基础设施是解决贫富差距的重要一环,其中尤其要实现陆海连通。比如说欧亚大陆中很多国家是内陆国家,而世界上很多贸易是通过海上进行的。“一带一路”可以帮助他们打通寻找海洋的关键的经济走廊,降低内陆国家物流成本,缓解贫富差距。
                   
    第三个就是治理碎片化难题。现在逆全球化兴起,要把各国整合对接起来是个大工程。在这个意义上,“一带一路”承载了全球治理和经济全球化的梦想,是对经济全球化的一种补充和完善,让它更加开放、均衡、包容和普惠。

1 2 共2页

零容忍党员干部追求低级趣味

  趣味属于人的心理和精神上的选择,党员干部远离低级趣味,关键是要管住自己,不但筑好“防火墙”,还要备好……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