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理论频道谈股论经-正文
郑必坚:关于我国发展战略的新思考
中工网http://www.workercn.cn2012-01-20
分享到:更多

  

  编者按:当前,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各国相互依存日益加深,但世界经济复苏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上升,国际和地区热点此起彼伏,世界和平与发展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会长郑必坚围绕本期主讲话题,对怎样看待我国发展的新的战略机遇期,我国如何在实现自身发展的同时致力于促进世界共同发展等重大问题,进行了深刻的剖析和多方面阐述。

  一

  作为一个观察者、研究者,我在本世纪初提出中国和平崛起即和平发展道路的理念,那时我说,中国和平崛起给世界持续带来的是机遇和市场,是互利和共赢。从2004年起,联系于中国和平崛起发展道路,我又进一步明确提出,中国要在努力搞好自身建设包括国防建设的基础上,全方位地同周边国家和地区,同一切相关国家和地区,逐步构建“利益汇合点”和“利益共同体”。2005年6月,我还说,中国在和平崛起进程中一定要做到,而且也一定能够做到同相关各方形成轻易拆解不开的多方面的和不同领域、不同层次的“利益共同体”。那时我还说,这件事来自经济全球化时代各方利益的深度捆绑和互有所求;来自随着非传统安全威胁上升所带来的“大国合作”的新安全观;来自重视处理地区热点问题和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的共同努力;还来自各方之间的人民往来与文化交流。2011年,我又在多个国际和国内场合对这个问题做了进一步的阐发。

  二

  今天条件下,我对我国在对外关系中构建“利益汇合点”、“利益共同体”的思考,首先是基于我国本身在21世纪第二个10年的发展思路和发展目标。

  迈入21世纪第二个10年,我国的发展面临一系列新的挑战。这包括:经济增长受到资源与环境约束的挑战;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包括投资与消费、“引进来”与“走出去”、城市与农村、东部与西部等方面不平衡的挑战;产业结构转型艰难和科技研发能力不足的挑战;人力资源和社会就业结构不相衔接的挑战;收入分配不够均衡和利益结构面临重新调整的挑战;社会矛盾明显增多而社会治理相对滞后的挑战;还有可以预料和难以预料的种种严重自然灾害的挑战,等等。

  为了应对这些挑战,我国在21世纪第二个10年的努力,集中到一点,就是要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保障和改善民生,促进经济长期平稳较快发展与社会和谐稳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由此而来的,就是增长方式由主要依靠外需拉动转入以内需拉动为主的阶段,对外开放由出口和吸收外资为主转向进口和出口、吸收外资和对外投资并重的阶段,同时加快产业结构的转型和消费结构升级。同样由此而来的,将是中国更加致力于国内发展,更加致力于提高全民族文明素质和精神追求,从而使中国社会既充满活力又和谐安定,使中华民族既实现和平崛起又达致文明复兴。毫无疑问,这样的中国,必将为世界提供更巨大的市场需求和更广阔的发展机遇。

  三

  中国和平崛起即和平发展的未来愿景,同时也是基于世界大势。

  这里,从以下几个方面概括表达我对21世纪第二个10年世界大势的基本估计:第一,在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条件下,各国相互依存不断加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大家谁也离不开谁。第二,大国关系出现重大调整,相互竞争和合作更加明显。在合作中求发展,又在竞争中谋优势。控制竞争、发展合作成为一种必然要求。第三,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大国整体和平崛起的势头日益明显。今后10年是其发展和崛起的关键时期。第四,国际金融危机催生了世界范围社会生产力的结构大变革,一个以“绿色、低碳、可持续”为重要特征的新技术革命和产业革命日益展露其锋芒。在后国际金融危机时期,气候、能源、资源、粮食、金融等全球性安全问题更加突出,全球治理问题也紧迫地提到议事日程上来。第五,各大国经济发展方式将发生重大变动,由此又将决定各大国相对地位和利益关系的进一步变化。第六,各种形式的剧烈动荡和地缘政治冲突时有发生,冷战思维以至传统形式的热战危险依然存在,我们对此既不必惊慌失措,也不能掉以轻心。第七,纵观天下大势,无论对中国还是世界,仍将呈现机遇与挑战相交织,而机遇大于挑战的根本走向。我们对未来10年中国的和平发展仍然充满信心,而决不会因为这样那样的事变和突发事件就轻易动摇。

  四

  正是基于21世纪第二个10年中国的发展思路和发展目标,以及世界大势,我愿再次强调提出构建“利益汇合点”和“利益共同体”的理念。

  如果说在21世纪第一个10年,中国坚持走和平崛起即和平发展道路,成为世界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与世界形成了共同利益的扎实基础,那么在21世纪第二个10年,中国将继续坚定不移地走和平崛起即和平发展道路,而成为世界发展更加重要的一部分,中国与世界也将形成更加系统和更可持续发展的共同利益。

  这里需要说明,中国扩大和深化同相关各方的“利益汇合点”,构建“利益共同体”,乃是一个全方位的战略构想。也就是说,包括中国与美国、中国与欧盟、中国与亚洲其他国家尤其是周边国家、中国与非洲、中国与拉美等,而决不是排他性的。总而言之,就是要全方位地扩大同各方利益的汇合点,同各国各地区建立并发展不同领域不同层次不同内涵的利益共同体,从而推动实现全人类共同利益,共享人类文明进步成果。

  我认为,在21世纪第二个10年,这将是中国把“和平崛起即和平发展道路”进一步具体化的重要取向。我期望并且确信,这样的取向,一定能够在国际社会越来越大的范围内获得共识。

  五

  2012年将召开党的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而十八大能够开出新水平的重要表征之一,就是面对21世纪第二个10年国际国内两个大局新变动,我们党要在调查研究和深入思考的基础上做出新的理论和战略的深刻观察,包括国际关系和周边关系问题的理论和战略的深刻观察。这当然是一件大事。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应当说,2012年乃是一个“战略年”——“战略规划年”,或者叫“战略设计年”。“战略规划年”、“战略设计年”的课题无疑是众多的,而中心的课题只有一个,就是怎样看待我国在21世纪第二个10年新的战略机遇期。这当然又是一个关系全局的重大问题。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历史经验,证明我们党的战略道路从根本上符合中国和世界的实际状况,符合时代的发展趋势,因而就能够在每一次克服巨大困难之后,都迎来一个巨大的发展机遇。

  现在我们面对的是国际金融危机后的世界大变局。变动的深刻复杂程度超出预计,而其重大特点之一则是变动的两重性。一方面,随着经济全球化,各国间相互联系加深了,而另一方面,矛盾、困难和冲突更多了;一方面,西方大国陷入空前困境,而另一方面,却对我们施加更大压力;一方面,周边国家高度依赖中国的发展,而另一方面,却对我们有更深疑虑;一方面,我们的国力空前增长,而另一方面,如何在国际范围更好地加以运用,却显得并不完全得心应手。如此等等。那么究竟应当如何对待这些矛盾、困难和冲突呢?从国际动向来看,归根到底,无非三种作为:一是继续冷战思维,二是发动局部热战,三是谋求共同发展,互利共赢,构建利益汇合点和利益共同体。对于前两种作为,我们一反对、二不怕,认为那是没有前途的。我们坚持的是第三种,即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在努力搞好自身力量建设包括国防建设的基础上,走和平崛起的发展道路,全方位地与世界一切相关国家和地区发展“利益汇合点”,构建不同内容不同层次的“利益共同体”。

  说到这里,我还有一个观点,这就是:在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的大背景下,在21世纪第二个10年我国国力已有更大增强的新条件下,关于我国发展的新的战略机遇期的诸因素中,我们自身的发展将成为一个越来越重要甚至是决定性的因素。也就是说,中国大发展,并且继续大发展,这本身就是我们能够获得新的战略机遇期的最重要基础。我们要充分重视这一条,并且以此为根本立脚点,而决不能看轻、更不能淡忘这一条。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