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工网理论频道滚动-正文
六小龄童:“苦练七十二变,笑对八十一难”
——中国社会科学网专访章金莱先生
刘济华 徐雅维 毕雁 田华http://www.workercn.cn2012-09-18
分享到:更多

  


    1982-1988年拍摄制作的央视版《西游记》一经播出,获得了极高评价,成为一部公认的无法超越的经典。1998-1999年再次以原班人马拍摄续集,一经播出就获得了专家和观众的认可。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何评价当年的艺术创造?如何评价近年来《西游记》的重拍现象?如何弘扬西游文化?带着这些问题,2012年9月6日,《西游记》剧中孙悟空的扮演者章金莱先生(六小龄童)应邀做客中国社会科学网,他就《西游记》这部巨著及自己在《西游记》中的形象塑造进行了阐释;对当下“戏说”和“恶搞”《西游记》现象进行了鞭挞;并对西游文化的传承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提出对于像西游文化等传统中华民族文化要加以传承和弘扬,走向世界、绽放瑰彩。在谈到当年饰演孙悟空这个角色时,他的谈话充满着一股强烈的家庭和社会责任感。诚如一位读者所言:六小龄童不是在用心血演《西游记》,而是在用生命续写《西游记》。在艺术表演上,他追求完美,坚持理想,不懈追求,融会贯通,自成一家。他的人生格言是:人无我有,人有我好,人好我精,人精我绝,人绝我化。“苦练七十二变,笑对八十一难” ,终于成就了他“美猴王”这个最高境界。他虽获诸多大奖,但他不满足于已有的成就,用他的话说:如果说前半生是在更多地传承我们中国猴戏艺术的话,希望后半生更多地传承我们中国的西游文化。的确,这些年来,他潜心研究西游文化,是唯一一个参加世界三大宗教学术大会的中国代表。对道学、佛学、儒学都颇有研究,并积淀着深厚的底蕴。他不仅研究西游文化,并提出要建设一个西游学科(西学),提出大力发展西游文化产业,提出可以建一座西游记的主题公园。在他看来,西游学内涵非常丰富,不仅有对真善美的追求,对假恶丑的批判,对真理的向往,而且涵盖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军事、宗教、科技等诸方面内容,博大精深。《西游记》在世界各国,是最受欢迎的中国作品。今天中国文化要走向世界,就要研究好西游学,这是中国文化的名片。从整个谈话过程中,我们强烈地感受到章先生对西游文化的热爱,许多话是发自心底的呼吁,是肺腑之声,可谓振聋发聩。对于西游文化的研究,章先生对中国社会科学院提出了一些建设性意见,并抱有深切的期望。

访谈概要:

    1、说角色:“五百年前没有梅兰芳,五百年后没有梅兰芳”

    2、谈艺术:“人无我有,人有我好,人好我精,人精我绝,人绝我化”

    3、话人生:“”我能进去“这四个字,奠定了他的一生”

    4、品文化:“西方人说,最早提倡个性自由的是你们中国的孙悟空”

章金莱先生(六小龄童)简介:

    六小龄童本名章金莱,是南猴王“六龄童”章宗义的小儿子。1959年4月12日出生于上海,祖籍浙江绍兴,现为中央电视台、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演员剧团国家一级演员。他出生于“章氏猴戏”世家,从小随父学艺。1976年6月在上海高中毕业后,考入浙江省昆剧团艺校,专攻武生,曾主演昆剧《孙悟空三借芭蕉扇》、《美猴王大闹龙宫》、《武松打店》、《三岔口》、《挑滑车》、《战马超》等,颇受观众好评。他在电视剧《西游记》中扮演孙悟空,此片1988年新春在国内外播出后引起巨大反响,并荣获年度中国“飞天奖”的特别奖、“金鹰奖”最佳连续剧一等奖,该剧在美国、日本、德国、法国及东南亚各国播出后,受到广泛好评,六小龄童从此家喻户晓、蜚声中外。他曾出访美国、西班牙、韩国等地,被誉为“当代美猴王”。

    *(1988年《大众电视》杂志主办第六届大众电视“金鹰奖”最佳男主角奖(1988年《大众电视》杂志主办)

    *第一届(新时期十年1978年至1987年)“佛山杯中国电影电视十大明星”奖(1988年中国电影电视 记者协会等四家单位联合主办)

    *第二届电视十大明星(1988年《电视月刊》、湖北省文化艺术中心、《湖北广播电视报》主办)

    *杰出华人艺术奖(1988年加拿大温哥华市国泰电视台与圣约瑟儿童医院主办)

    *第十二届大众电视“金鹰奖”最佳男配角奖(1994年《大众电视》杂志主办)

    *2000年度“中央电视台电视剧演员评选”银奖(2000年中国电视报、内蒙古鄂尔多斯集团主办)

    *“中国民族文化走出去战略的形象塑造特别贡献”奖(2006年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际合作中心、中央国家机关青年联合会、中国文化产业促进会、中华文化交流与合作促进会主办)

    *2007最受公众尊敬的表演艺术家(2007年《天下英才周刊》、《南方周末》等主办)

    *2008中国十大公益人物 (2008年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报刊社、经济参考报社共同主办)

    *中国电视剧辉煌30年最具影响力的电视剧演员(2008年中国广播电视协会、浙江省广播电视局、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政府主办)

    *2008?中华十大财智人物“的”最具影响奖(2008年北京师范大学北京文化发展研究院、中国国情研究会、凤凰卫视、《财富时报》社、中国推选网及搜狐网联合主办)

    * 《剧变中国—30年30个难忘经典》的经典荧屏形象(2008年深圳电视台电视剧频道主办)

    *国剧30年最具影响力人物(2008年安徽卫视、光线传媒以及首都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协会主办)

    *中国最有品牌影响力的60位明星、十大杰出明星(娱乐快报等媒体发起主办,品牌中国产业联盟领衔主办)

    *品牌中国60年60位品牌功勋人物(品牌中国产业联盟主办)

    *首届“中国风尚电视人物”的“十大风尚电视男演员”(2010年)


    中国社会科学网总编辑周溯源亲切会见六小龄童并合影。中国社会科学网 何容 摄

    六小龄童在接受中国社会科学网的采访。中国社会科学网 何容 摄

    说角色:“五百年前没有梅兰芳,五百年后没有梅兰芳”

    中国社会科学网:章先生,一提到您,大家就会想到央视首版《西游记》,它已经成为我们几代中国人的集体记忆,您所诠释的孙悟空形象已经深入人心。您是如何评价自己在80年代的艺术创作,又是什么样的原因成就了首版西游记,使它的影响如此广泛?

    章金莱:首先要感谢观众这么多年给予《西游记》和孙悟空这个形象的支持和关注。我去过国内100多所大学,将近17个省市的300多所小学、幼儿园,做过很多不同规模、不同场合的演讲,面对不同的人群,最让我感动的是,现场几千甚至上万的观众,当我问到,现场如果哪一位观众没有看过西游记的请举手,基本没有人举手,包括去年我们到新疆,很多的维族同胞在街上都跟我比划“六小龄童”,连老人们都认识我,他们说,“内地的电视剧我们看的很少,西游记我们每集都看”。

    其次,要感谢时代,感谢生活。很多人说,章老师,您演的孙悟空是“多次被模仿,从未被超越”。我认为政治家、艺术家、科学家、文学家等等,能成为大师的,他一定是时代造就的,不是你想超越他就能超越的。我们过去有一句话,可能有点绝对,叫做:五百年前没有梅兰芳,五百年后没有梅兰芳。总而言之,只有那个时代,才能出那样的作品。就在80年代初,我们在艺术创作上,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中国第一部长篇神话电视连续剧的诞生,没有任何金钱、名利方面的考虑。在那个物资还比较匮乏的年代,没有其他的外界诱惑,创作的作品我认为相对比较纯真一些。

    这部戏能够如此成功,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们一定要真正为老百姓去做作品。我在扮演孙悟空形象之前,首先想到的是观众,不是艺术创作者的主观愿望——自己想创造一个什么样的猴王,那样的话角色肯定失败。我要想到的是中华民族男女老少,包括我小的时候印象中猴王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在学习传统戏曲功底的基础上,把它电视化、生活化,同时艺术化,但精髓和魂不能丢。上台孙悟空不抓耳挠腮,不瞪眼睛,不蜷着走路,那不还是一个人吗?那就不是美猴王了,孙悟空有猴性、神性、人性,还有传奇性和爱憎分明的特点,这些都体现在他的神话色彩中。

    中国社会科学网:这些年,国内外先后出现了各种不同版本的《西游记》,但是在国人心中,都认为您主演的《西游记》难以超越。您是如何看待这些尝试的?

    章金莱:文艺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这种现象很好。对于《西游记》来说,采取各种文艺形式表现都可以,但是有一个不能变,那就是《西游记》的魂。我不反对孙悟空到现实生活中和孩子们交流,后西游记等等的拍摄,但问题是人物基本性格不能变,应该是积极向上,给人们一种健康、阳光的形象。而不能演绎成西天取经路上,师徒几人都各自找女朋友,那还是西游记吗?唐僧都有孩子了,沙和尚也没闲着。那怎么能行?我研究过从《西游记》成书400多年以来,有改编的,但是没有出现过像现在这样的情况。很多小朋友问我:“孙悟空叔叔,孙悟空有几个女妖朋友啊?”当时,我是心痛的。难道咱们这些成人就没有感觉吗?很多大学生说:“章老师,我们知道那只是戏说,就是搞笑,就想笑一笑,也没把它当真。”我说你们是没有问题,但是你们亲戚朋友的孩子呢?以后你的孩子你也这么来教育吗?孙悟空谈对象,有孩子,你觉得这么可乐吗?好玩吗?不好玩!我的心里没有这个概念。

    孙悟空形象的塑造,他怎么站,怎么瞭望,你都不会,看看动物园的猴子,就能演好孙悟空吗?如果没有像孙悟空自己那样,苦练十八般武艺,去学习,去研究,去琢磨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那是演不好这个角色的。那个时候我们都按分镜头去研究它,如果一个演员哭不出来,那么今天就不拍了,回去研究戏后明天再重拍。可现在不是了,哭不出来就滴眼药水,假哭和发自内心的哭能一样吗?所以怎么样能让现在的观众尊重这样一些演员呢?现在都像方便面、快餐文化,一个演员一天要拍很多戏,必须要完成,成机器了,这种情况我们过去是没有的。你的付出大家都看得到,当然也有一些确实下工夫的年轻演员,但问题是现在的环境不允许了,今天两场戏五万块钱必须拍完,如果剩一场戏,明天还得花五万,他就不管艺术质量,就这么坚持拍了,类似的情况很多。但观众不是傻子,中国的观众是全世界最好的,也是最难对付的,他们不会因为你是大明星,你的戏再差也看,他们马上就会批评你的。所以说,演员本身必须喜欢这个角色,如果你本身不喜欢这个工作,那是做不好的。

    正因为我喜欢这个角色,包括我走在路上,有时甚至上厕所都在研究,孙悟空的眼神为什么这么看?演员必须用心去演人物。在《西游记》中通天河有捞经书这一段,当时我们是在四川都江堰拍的,就在水里拼命地游,弄不好就会淹死。你们看到片中我们在瀑布上面走,那时候不像现在有这么多的安全措施,那时如果掉下来就粉身碎骨了,当时没有任何保险,那个时候也没有保险公司。可是现在拍这个镜头就很容易了,两次合成,拍一下瀑布,然后4个人在屋里蓝幕前一走就可以了,可是拍出来的效果能打动观众吗?很难!有一位观众说:“章老师,我们知道你不是在用你的心血演《西游记》,而是在用您的生命续写《西游记》这3个字。”


    谈艺术:“人无我有,人有我好,人好我精,人精我绝,人绝我化”

    中国社会科学网:章先生,刚才您讲到了自己在塑造孙悟空的角色时所付出的努力,能否进一步谈谈您在创作生涯中的艺术感悟?

    章金莱:我们家里和我同一辈的一共有11个孩子,因为我的几个哥哥、姐姐都试演过小猴子,但性格等各方面都不适合,1966年,我的二哥小六龄童不幸得白血病去世,年仅16岁,所以我必须演,义不容辞,而且必须要演好。这完全是一种责任,家庭的责任,社会的责任,让你非要把这个角色演好猴戏。刚开始演时,孙悟空的野性、张狂,我也没有掌握好,后来我就改变自己的性格,改变自己的追求。我上小学时正赶上“文革”,我那时被列为二类学生,连学费都付不起,那个年代是很压抑的,家里孩子是不允许学艺的。这段历史已经过去了,那是个特殊的年代,你们年轻人可能没有经历过,不是很清楚。但是那时候我仍旧很执着,我偷着学艺,偷着练功,连我们老师都不知道。当时我刻苦练功,经常一身汗,没吃早饭就去上课了,然后就回家,就是完全靠业余时间去训练。由于就是二哥的病故,我才有这样一个机会,去完成孙悟空这个形象的塑造。讲到表演,行内人讲:人的一身之戏在于脸,一脸之戏在于眼,而我恰恰是近视眼,一拿掉眼镜眼睛就木讷了,孙悟空又是火眼金睛,比别的常人眼神还要厉害,怎么办?所以要练眼神的聚点、神采,只有苦练!我要看日出,那么强的光,我看20分钟,我不会眨眼睛的。眼睛快速反应怎么练,我就看打乒乓球,头不动,眼睛跟着球走,上下左右动。自己找方法进行各种训练。所以很多观众在讲为什么这么多版本的孙悟空,还是觉得我演的这个孙悟空好。其实演孙悟空成功的例子,只有我们中国的国粹戏曲艺术,首先要老老实实把戏曲中的猴戏学会了,你再去化。我的人生格言是:人无我有,人有我好,人好我精,人精我绝,人绝我化。这个“化”的境界你就学不了了。所以当记者追问我:章老师,如果有人要拍一个《西游记》,年龄跟你当时差不多,现在高科技也那么好,你觉得他能超越你吗?我觉得,从内心我真的是希望一代胜似一代,但是艺术跟高科技不是一个概念,是不可替代的。

    我们家里养的猴子比我们家11个孩子还要多,我跟他们朝夕相处,首先要拜它为“老师”,它第一个最重要的“师傅”,也是我最亲近的朋友,对它有高度的熟悉和充分地模仿,精心提炼后才能在戏中有鲜活的艺术表现。所以我说演员表演就是这样,就像我们做学者写文章一样,“准确到位”不是最佳,要力求“鲜活生动”,用你们的话讲叫“观点独特”,那才能引起大家关注。把猴戏的各种动作用在戏里头,才能做到精细。点睛之笔用在戏里头,大家才会觉得鲜活。有个导演在说一个演孙悟空的演员表演的时候大喊:不要学六小龄童,不要学六小龄童的那个动作。我说你不要学我可以,但你不要孙悟空的表演就不对了。“手搭凉棚”是我的招牌动作吗?不是的,我的前辈也是这样,但是放在哪个位置怎么放,那就是我研究的问题了。我的老师一米五几,我一米七,老师手比我短,因此我的动作就不能跟他完全一样,我要根据自身的条件去设计,如果我把所有的传统都丢掉了,重起炉灶那就是傻子。前辈给你留下那么多鲜活的形象资料,卡通、皮影、木偶、绘画、戏曲表演等各种艺术形式的孙悟空,都要去看,都要去学,还要去拜访诸位名家大师。

    话人生:“”我能进去“这四个字,奠定了他的一生”

    中国社会科学网:有的学者曾指出《西游记》展示了人的完美一生,人的一生是一个向西走的过程,这里面包含了西天取经、降妖除魔、团结协作三个过程。那么折射到人的一生,就是干事业、历经磨难、修成正果的过程。在人生方面您有哪些经验与我们分享?

    章金莱:我拍了这么多年西游记,有一点小小的自豪,因为我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坚持下来了。大家知道,猪八戒有两个演员演,沙僧有两个演员演,用杨振宁老先生的话讲:“取经意志最坚定的唐僧是三个演员演的,最心猿意马的孙悟空倒是你一个人演的。”我一生推崇两个人:吴承恩先生和玄奘大师。没有吴承恩就没有西游记,没有玄奘大师更没有西游记。吴承恩先生一生没有被人了解,怎么办?我就下决心,这一生非要拍成一部电视剧《吴承恩》。投资方先考虑能不能有回报,再看六小龄童演吴承恩合适不合适。剧本是我请人写的,吴承恩从28岁起到他82岁去世,是如何创作这样一部伟大的世界名著?我花了很多心血和时间就想一定要把这个事情做成,别的我都推掉,我和对方说你先不要和我谈钱。到2007年,我遇到了艺术上的知己,就是大家所熟悉的电视剧《大宋提刑官》的导演阚卫平先生,他去江苏淮安“吴承恩纪念馆”及“美猴王世家艺术馆”看到我捐赠的众多西游文化展品时,他说:“我没想到,一名普通的演员,只是因为演了一个角色,居然对一位作者产生了这么大的敬仰,把家里那么多东西都捐掉了。”在了解我的追求以后,他就知道吴承恩的角色非六小龄童莫属。从演技上和形象上,可以找出很多中国演员去演,但是这种情感上的东西是无法替代的。2007年,吴承恩先生的一生,拍成了全球首部3D立体电视剧,这是我人生的第二大愿望。如果我不坚持请人写剧本,没有一个导演会请六小龄童去演吴承恩,我是第一个最完整演绎吴承恩艺术形象的人。一个演员,既演孙悟空,又演这部书的作者,很多朋友都希望我再去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我人生的座右铭是:“总结过去,正视现在,设计未来。”很多大学生说应该是展望未来吧,为什么我更推崇设计未来呢,你连自己的理想蓝图都没有,你怎么会达到这个目标呢?

    同时,我认为在机会来临的时候,有时候抉择很重要。我在《六小龄童品西游》这部书中写到,“只有成功的一跃,才为孙悟空成为后来的齐天大圣奠定基础。”当时猴子们在一起商量的时候,机会是同等的,石猴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大能耐,他只是勇敢,所以我称它为勇敢的一跃。“我能进去”这四个字,奠定了他的一生。飞进去以后成为美猴王,继续追求,漂洋过海学武习艺。后来孙悟空被压五行山下,春夏秋冬、风风雨雨五百年,很孤独很彷徨,很多人都认为他是犯了错。但是我不这样认为,起码我演的时候不是这样处理,从开始愤怒:“玉帝老儿、如来佛,你们骗了我了,骗了我了。一直在拱那个山,到最后他也慢慢老实了。他在琢磨我怎么到这儿来了,我为什么到这儿来了,我怎么才能出去等很多问题。

    记得有位名人说过这样一句话:“别人做过的事,我不做。”就是说我们要尽量找适合自己的事情去做。美国这么发达,100来,我认为还没有出现第二个卓别林大师。他是凭自己的四肢和自己的情感,创作出这么多震惊世界的艺术形象。所以我希望每一个人,要在自己的研究领域做到“出类拔萃”,不要当“万金油”,因为人的一生很短,其实没有几件事可以做。我们每一个人需要从现在开始真正把自己要追求的方向定准,只有这样,你们每个人才能做到登峰造极,我们就称之为大师了。我希望当代的年轻人要踏踏实实做事,事随人愿。

    中国社会科学网:在这个孜孜以求地过程中,又该如何面对缺憾呢?

    《西游记》故事里,有很多情景是值得回味的。比如晒经卷那一段,经书取来了,但是掉进水里,放在晒经石上晾干,结果猪八戒一撕:“哎呦,师傅!”他知道犯错了,本来这书就缺了好几本,这一撕,书页就粘到晒经石上。师傅更不高兴了。沙和尚是对发生什么问题就一个表情:“嗯?”其实他心里也很明白,不能说什么,说了也没用。唐僧就很难受。孙悟空就不是,当时我的表演是先看看天,再看看地,又走到唐僧跟前说:“师傅,天地本不全,经卷哪有齐全之理呀?”这个道理就是告诉我们:不要追求生活当中一切的完美,有些时候就是一些完美的残缺。比如说:我们家四代猴王,很多人说,很多版本的猴王,怎么看怎么别扭,怎么才能不别扭呢?有观众说,除非是六小龄童他儿子演!问题是我没有儿子只有女儿,怎么办?冯骥才先生说:“六小龄童只有女儿没有儿子,我认为这是一个完美的残缺!”

    比如说,2008年北京举办奥运会的时候,我希望孙悟空成为奥运吉祥物,很多人都支持我,我还参加了吉祥物的揭晓晚会,但最后没有胜出,很遗憾。因为我是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金丝猴保护的形象大使,孙悟空的毛发是跟金丝猴学的,所以我觉得应该有一个猴子代表中国人的聪明、智慧、机敏的形象,而且我觉得更高、更快、更强,绿色奥运、人文奥运、科技奥运,这些跟孙悟空都是吻合的,我的支持率当时在全国还是很高的,可最后结果不是,我心里很难受。但是好在还有点安慰,2008年8月8日在奥运会开幕的时候,央视一套播出的电视剧就是央视版的《西游记》。最有意思的是,在奥运会期间,《同一首歌》栏目组在民族文化宫举办的晚会中,我是唯一没有唱歌的,只是扮成孙悟空的艺术形象从观众席后面走上来跟世界各国运动员代表握手。很多观众说,如果当时的吉祥物定为孙悟空,也许这个吉祥物的生命力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


    品文化:“西方人说,最早提倡个性自由的是你们中国的孙悟空”

    中国社会科学网:近两年,您的一些新书陆续问世,这些作品对《西游记》进行了新的诠释和解读,对此您有哪些感受与我们分享?

    章金莱:很多读者都以为《西游记》是扬佛贬道的,如来佛将孙悟空压在五行山下,一压就是500年。我对西游文化研究以后,仔细看这部小说后发现,像鲁迅先生和胡适先生讲的,每个人对它都有不同的看法和理解。从我演绎的这个形象角度来讲,我认为完全说它贬道扬佛也不对。我认为《西游记》是儒释道三教合一的小说,可能很多专家不认同,这点我们可以交流讨论。我认为孙悟空是儒释道三教合一的典范,他以前是学道的,后来从佛了,但是他血管里流淌的是儒家文化的血。戏中有他揪老龙王的胡子,但是从来不会去揪老百姓的胡子,抓妖怪不要钱,要钱还不抓。同时我认为《西游记》也是一部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结合非常好的一部小说,我们是用现实主义的手法来拍浪漫主义题材的这样一部剧。有些小的故事、小的细节对我们的生活都有警示作用。吴承恩他生活在那个年代,一生穷困潦倒,仕途也不顺,最大的官就是当过一个相当于现在的副县长。其实就吴承恩这种性格,和当时那样一个特定的社会,他对所有的宗教都有一定的批判意义的内容在里面。

    中国社会科学网:《西游记》是一部小说,叙述的是历史神话西天取经故事,虽然是历史神话故事,但却有着强烈的现实意义,如:西天取经的过程中到处可见师徒的团结和谐,共度难关的情景。章先生,您能否结合《西游记》中的团队协作精神谈谈对现代企业管理的启示?

    章金莱:我觉得西游记中师徒的成功,最重要的就是他们的理想和信念,特别是信仰没有变。我看到现在我们的一些企业和团体,就想我们为什么做不大,怎样才能做大?为什么有些国外企业做的那么好?我主演的《西游记》的红火时候,一年之内全国建有100多家西游记宫,不到两年,几乎全部失败。可是人家迪士尼呢,100多年在全世界只建有五六家,就像演好了角色,下功夫了。现在我看到,个别企业家,他们把厂和品牌卖了,或者就干十年二十年就完了,为什么?因为他没有远大的目标,怎么能做大啊?要想着50年100年企业才能做大,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才能壮大。

    对中国社会科学网来说,从周溯源总编辑到我们在座的每个老师、记者、编辑,性格可能都不一样,必须发挥每个人特长,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优势,融在一起,就是一个好的团队,有好的目标,就一定会成功。就像《西游记》中的唐僧就等于董事长,孙悟空就像总经理一样,猪八戒可以搞外交,沙和尚可以当财政部长,因为他这个人不贪,发挥每个人的优势。这就是我个人一些粗浅的观点,供你们参考。

    中国社会科学网:我们注意到,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文化大繁荣、大发展。西游文化体现着中国文化的精神内涵,作为著名的表演艺术家、 “西游文化”的传播者,您认为“西游文化”应该以怎样的姿态和形式面向世界、走向世界?如何能使东方的西游文化如西方的莎翁戏剧那般为不同国别和语言的受众所认知和热爱?

    章金莱:十六世纪,西方的塞万提斯和中国的吴承恩,都是世界级的文学家,而我们没有去很好的研究吴承恩。好多孩子知道唐僧,却不知道玄奘是谁,吴承恩是谁。这个很可怕。我们不能只停留在吴承恩有没有过外遇,吴承恩是不是《西游记》的作者,或者说《西游记》是不是贬道扬佛的一部小说。2006年我出访印度,那里的人民把猴子当神,当地那些大学生让我签字的时候都是跪着的。而我就是个普通演员,而他认为你就是中国来的一个猴神,他是这种感觉,那么我们的有些写戏的人,可能还在拼命的设想孙悟空到底有几个女朋友的时候,人家呢?

    关于北影该不该拆迁的事情,我在报纸上看到社科院有位老先生站出来说话,他说:北影这个地方,它是一种文化,是一种记忆,一旦拆了,就永远消失了。我到欧洲,看到的那些建筑,几百年前的房子都快倒了,但后面只有一个铁架子在那里支撑着,门面不能拆,那才是真正的文化啊,如果我们搞个房地产项目,把北影挪到别的地方,那就没有北影了,那就没有文化了。2004年在我担任安徒生诞辰200周年全球形象大使的时候,丹麦首相拉斯穆森请我到安徒生的家乡欧登塞访问。当他在北京大学演讲时说:“我这个首相,你们在座的都有可能当,只要是丹麦籍,包括丹麦人,但是全世界只有一个安徒生,他是我们丹麦的名片。”我到安徒生的家乡去看,他去过的小吃店都得留着,我们国内却不是这样,我的老家是鲁迅的故乡绍兴,很多鲁迅去过的地方早拆了。

    《西游记》在全世界的影响力,它的文艺形式在文艺作品中是最多的。如果说我的前半生是在更多的传承我们中国猴戏艺术的话,希望后半生更多地传承我们中国的西游文化。我建议中国社会科学院可以有研究西游文化的机构,把我们的西游文化挖掘出来,《红楼梦》研究者在这方面做得就比较好。当然,我们在前几年成立了一个叫“中国西游文化研究会”,我是副会长。但是,我觉得仅仅停留在研究还不行,要跟现实生活去结合。西游文化内涵很丰富,它包括对真善美的追求,对真理的向往,对假恶丑的批判,而且在世界各国,是最受欢迎的中国作品。在今天我们中国文化要走向世界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就要研究好西游文化,这是中国文化的名片,这是中国文化精品。

    万籁鸣是中国动画片的鼻祖,他拍的动画片《大闹天宫》,我认为至今为止都没有超过他的,他和我讲了一句话,说自己就是充分汲取了中国戏曲的养分,孙悟空的很多的动作节奏就是戏曲化的,但他用卡通化的味道去处理,比如说人的腰就只能弯一点,而它的腰就可以很细,而且弯的很弯,那就是卡通的元素,而音乐的节奏整个就是用中国的戏曲的音乐,吸收了中国传统的艺术元素,所以他才会成功。

    上海政府在奉贤区建了将近4000平米的“六小龄童艺术馆”,这在全国影视剧界是没有第二个的。我很欣慰,因为通过这种场所不仅仅是介绍我个人,而是把我积极推进的西游文化,比如书法艺术、雕刻艺术、宗教知识等各个方面介绍给大家,有这样一个场所,让我们海内外的游客交流,此外还有“西游记主题公园”的建立。迪士尼,我们花这样一大笔资金去建设,全部都是西方文化,当然我们可以去借鉴它一些东西包括一些先进的管理理念和科学管理。中国是一个文化大国,但肯定不是文化产业大国,更不是文化产业强国,虽然我们总在说这个话题,但是一直没有解决,我们如何去解决?韩国、日本,他们的文化产业占GDP的比率比较高,比一比我们国家的比例,我们就差的很远。大家知道全世界有几个迪士尼?香港一个,上海马上就要建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就不能建一座西游记的主题公园。

    我写的《六小龄童品西游》这本书,有新疆维语版,新疆维吾尔族的小朋友特别喜欢。我们要从小做起,《西游记》就是传播我们传统文化,我们宗教要和睦,民族要团结,求同存异,和而不同。从积极意义上说,对于我们每一个人,尤其是青少年,对了解国学,从《西游记》入手角度是最好的。我每次到小学讲课以后,老师布置小朋友们回去写作文,说听完我的讲座以后,你们有什么感受要记录下来,第二天还拿去评比。通过寓教于乐的形式把中国传统文化的种子播撒在孩子们的心里。现在我们的青少年儿童接受的很多东西都是是西式的,包括穿的、吃的、用的、喝的、玩的。很多人都在追求西方的名牌。当然,我们也要从根上找自己的原因,为什么我们在世界上鲜有名牌?为什么我们缺乏影响力?所以简单地讲,西游文化的推动不仅仅是靠一个产品,更主要靠一种思想,一种理念。


    有一种说法:说品牌在欧洲,设计在日本,生产在中国。我们为什么自己不去原创呢?别的我现在不敢说,起码好莱坞他们不敢说他演孙悟空是最好的,但我们中国人就敢说,这个我们有底气。所以现在要积极的推动和好莱坞合作进行由我主演的3D电影《西游记》的拍摄。西游记是代表中华民族精神的电影,如果能够将东方的猴戏艺术和西方的高科技完美结合,就可以将这种文化表现到最佳。我不能说卡梅隆的《阿凡达》不如《西游记》,但起码西游记折射出的人文精神、民族精神等是无可比拟。这说明:我们完全可以通过文艺作品走向世界的。

    我很荣幸,中国有一个国际文化论坛,一共开了5届,第一届他们没有设形象大使,第二届请的是成龙,第三届请的是我,出任这个形象大使,第五届还是我出任,那叫“走出去”。代表中国五千年文化,西游文化是一个典型代表。西游文化里的那些诗词、文学、绘画、雕塑等等,包括我们很多的民间艺术,都很值得去研究,而且要和我们的文化产业结合起来,不能只做研究。比如说吴承恩的书法很好,但是大家都知道《西游记》,不知道吴承恩的书法,现在通过我和同仁们的推动,把吴承恩的书法做成扇子、碑拓、拓片等,这样可以形成一个完整的文化产业的产品进行销售。总之,我就是希望通过推动西游文化的传播,进而让全世界认识中国文化,了解中国文化。

    中国社会科学网:对于西游文化的传播,您觉得中国社会科学院和中国社会科学网在这方面有哪些优势?应该做些什么工作?

    章金莱:我前面提到近些年西方在研究,说在400多年前中国有一个神人(指吴承恩),会特异功能等等这些研究,就是我们很多的课题都没有去涉及它,包括西游文化产业的大发展,所以这些都需要中国社会科学院加大力度去研究与宣传。

    中国社会科学院是1977年成立的,我一直很关注中国社会科学院,因为它是我国社会科学研究的金字招牌。而中国社会科学网的影响也很大,在全国来说是带国字头的,与人民网、新华网是并驾齐驱的大型网站,能够起到导向性的作用。我坚持认为,中国13亿人口的大国,一定要有正面的、积极的、健康的、向上的一些声音,我想这需要中国社会科学院从科学的研究方法和角度给予关注。现在我也看到了很多社科院的专家,包括很多研究院、研究所的研究人员都在社会上发出自己的声音,这种现象非常好,所以我想通过社科网和读者进行沟通。我建议中国社会科学院可以建立一个类似像研究“西学”的机构专门研究西游文化,专门去挖掘西游文化。这方面“红学”——红楼梦研究在国内做得比较好。

    中国社会科学网:谢谢章先生对中国社会科学院及中国社会科学网提出的期望和如此好的建设性意见。

    六小龄童在中国社会科学网演讲后进行即兴表演。中国社会科学网 何容 摄

六小龄童在中国社会科学网演讲后,周溯源总编辑的讲话:

    听了章先生的讲话,我总结两句,这是个人感受。章先生的到来百闻不如一见,让我理解了为什么章先生把美猴王演的这么好,出神入化,看来他还真是不简单。他出生的时候并不是一个神童,而是一个凡童,还很腼腆缺少自信心,但是苦练七十二变,笑对八十一难,终于成就了他的美猴王这个最高境界。虽然他是搞艺术,我们是搞学术,但是道理是相通的,就是一要有远大的理想,二要坚持不懈地追求,他说了不要追求完美,大家千万不要错误的理解,是生活追求不要完美,但是艺术追求要完美,学术追求要完美。如果章先生没有对艺术完美的追求,他是达不到这个成就的。另外我也理解了,这一个美猴王,他的艺术内涵是非常丰富的,兽性、神性、人性、社会性,是很丰富的。他能够成功地模仿美猴王,是因为从小观察、体会,拜猴子本身为老师,已有的一些艺术遗产为老师,再加上自己的一些体悟、揣摩,最后融会贯通,自成一家。大家不难想象,他付出了多少的辛劳。美猴王这个桂冠不是轻易放在他的头上,是天才加勤奋,所以这也是一个启迪。第三点就是我们学问意识不要太单薄,要弘扬传统文化的精华,你看他对道学、佛学、儒学都有研究,唯一一个世界三大宗教学术大会的中国代表。所以我们不要满足于自己读了硕士学历、博士学历,应该无时无刻不在学习。还有一点,就是要有正义感、责任感、是非感,他对恶搞是嫉恶如仇,他对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是富有责任感,他觉得自己不演好猴王就对不起自己的家族,对不起吴承恩,对不起社会,对不起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化,这是很高的责任感。还有一点,他不满足于已有的成就,美猴王已经有那么多的荣誉,很多人请他演讲,但是他还是在研究,而且提出来要建一个西游学。作为社科网来说,我们应该响应、支持,而且我们也可以写相关方面的文章。的确西游学也是内涵很丰富,对真善美的追求,对真理的向往,对假恶丑的批判,是“走出去,引进来”,而且在世界各国,是最受欢迎的中国作品。今天我们中国文化要走向世界,就要研究好西游学,这是中国文化的名片、精品,我们可以去影响其他国家,也可以化解一些矛盾。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