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城建社区打工

理论

法治

日本刑事诉讼证据开示制度

王小光
2019-12-06 10:58:25  来源:人民法院报

  日本长期以来并未建立正式的证据开示制度,检察官独占证据成为战后日本刑事诉讼的典型特征,证据开示于法无据,被告人及辩护人难以有效开展诉讼防卫。2004年,日本修订《刑事诉讼法》,正式建立证据开示制度,这是日本刑事司法改革的重大进步,但仍不够完备,近年来更因为公开范围有限、增加程序成本等问题受到批评。

  证据开示制度的发展历程

  二战之前,日本在1922年制定的《刑事诉讼法》(《大正刑事诉讼法》)要求检察官将全部案卷移送法院,辩护人可以按“惯例”到法院查阅和复制所有材料。

  二战结束后,日本在1948年制定了现行《刑事诉讼法》,该法只规定检察官可以开示审判时请求调查的证据,律师从检察官处获取案卷材料是参照传统“惯例”,这种惯例多次遭到检察官的抵制,日本最高法院也不支持律师的此项权利。比如,在1953年的一起案件中,律师以检察官拒绝其阅览证据而提出抗议,并拒绝朗读起诉状以阻碍程序进行,随后审判长命令检察官开示全部证据,检察官于是向最高法院提出特别抗告,最高法院认为刑事诉讼法并未要求检察官开示证据,最终裁定撤销原审法院的证据开示命令,此后证据开示制度在日本的发展步履维艰。

  直到2004年,日本在刑事程序中引入裁判员制度,为配合裁判员制度的施行,在同年修订《刑事诉讼法》并建立“公判前整理程序”,在公判前整理程序中正式设立证据开示制度,这是证据开示在日本第一次进入法律条文,结束了证据开示长期缺少法律依据的问题。

  证据开示制度的类型和特点

  目前,日本的证据开示制度可以概括为两种类型:

  法定的证据开示。《刑事诉讼法》第316条对证据开示有明文规定,其中明确了开示主体、开示范围、开示时间和开示程序,被告人及辩护人是证据开示的主要请求方,检察官承担主要的开示义务,证据开示在公判前整理程序中进行,开示程序则包括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检察官声请证据开示。检察官声请调查证据之开示及交付证据一览表。以故意杀人案为例,检察官可能选择开示凶器等物证、现场勘查报告、被害人伤害鉴定、证人证言、侦讯笔录等案件证据材料。

  第二阶段是类型证据的开示。律师依证据一览表,请求检察官开示其声请调查证据以外之证据。以故意杀人案为例,律师可以要求检察官继续开示证人视觉听力等正常的证明、案发现场照片、其他证人证言、犯罪嫌疑人其他侦讯笔录。

  第三阶段是关联证据开示。律师提出辩护主张,并请求检察官开示与被告人、律师预定主张事实相关证据。在第一二阶段的证据开示结束后,被告方提出了有利于己的抗辩或要求检方继续调查证据,可以进一步说明理由,要求检察官开示其掌握的其他相关证据材料。比如,律师可以要求检察官调取被告人不在案发现场的证明材料,要求检察官公开被告人的病历或精神鉴定报告。

  任意的证据开示。任意的证据开示是在公判前整理程序之外,法律没有明确规定控辩双方的证据开示义务,是否开示取决于检察官或法官的自由判断。检察官可以主动向律师开示相关的证据材料,庭审法官也可以根据庭审需要命令检察官开示证据,但这种开示缺少法律依据,是否开示、开示范围及开示时间均取决于检察官或法官的判断,并无任何法律明文约束。

  日本的证据开示制度不同于英美的完全开示模式,是一种有限度的证据开示模式,这种模式有以下特点:

  1.法定证据开示在特定的诉讼程序中进行。《刑事诉讼法》仅规定了公判前审理程序的证据开示,侦查、一审审判、上诉二审、三审和再审阶段均无证据开示要求。

  2.开示程序分为三个阶段,程序运行复杂。三个阶段之间会往复循环进行,并非简单地按照这三个步骤流转一次即告结束。

  3.检察官的自由裁量权较大。特别是在第一阶段的检察官声请证据开示,检察官对开示证据的内容和类型有较大决定权。

  证据开示制度受到的质疑与批评

  日本在刑事诉讼审前争点整理程序中导入证据开示制度,是日本刑事诉讼程序的重要变革,这次变革延续历次司法改革务实稳健的风格,符合诉讼平等武装的理念,是日本刑事诉讼向当事人主义模式的一次回归。改革虽未实现全面彻底的证据开示,却在证据开示制度发展上走出关键一步,既提高了被告人及辩护人的诉讼防卫能力,有助于辩护人有效发挥辩护作用,又可以推动控辩双方在争点整理程序尽快确定争点,避免出现裁判员参与审判降低庭审效率的问题。

  然而,日本的证据开示制度仍是一种受到限制的开示,与日本法律界所呼吁的全面开示有不少差距,实际运行中也暴露出很多问题,在日本国内正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和批评:

  程序运行成本高。被告人及辩护人无法一次获得所有证据,三阶段往复开示,开示周期长,效率不高,检察官和律师在开示程序中反复互探底牌,有些案件的开示周期可能长达数月,甚至一年之久。

  开示范围受到限制。法律并未要求检察官开示全部的证据,仅要求检察官主动或根据被告人及辩护人请求开示特定类型的证据,辩护人取得的证据数量取决于其人数和素质。有日本律师估计,通过证据开示最多能得到全部证据的80%左右,有时甚至得到50%都十分困难。

  技术性要求过高。改革主导者为证据开示特别设计了一套缜密的开示流程、方法和相应的文书,极大增大了证据开示的技术性,被告人及辩护人需要具备专业的知识和技能才能有效获得检方证据,但被告人及辩护人对检方的证据收集情况了解甚少,技术上很难提出有针对性的申请。

  检察官的工作负担加重。被告人及辩护人提出证据开示申请之后,检察官必须认真分析这些申请开示的项目,仔细挑选符合开示要求的那些证据,这对检察官来说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此外,被告人及辩护人可能会以检察官开示有误为由要求再次开示,检察官只能再次确认证据资料整理情况,并针对性地进行再次开示,这些都大大加重了检察官的工作任务。

  可见,日本的三阶段证据开示制度的实施效果并未完全达到法律界期望,被告人及辩护人的证据使用权仍受到高度限制,律师团体多次倡议建立更为简洁高效全面的一次性开示制度,但检察系统对此反应并不积极。日本修法历来秉持稳健风格,能否建立全面一次性开示制度,仍取决于法律界各方力量的博弈。

  (作者单位:华东政法大学)

编辑:迟语洋

书库

工运

  • 推动“双创”活动持续发展的政策建议

    当前,“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浪潮正在继续向前发展,但在发展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和困难。这其中既有政府与市场的边界不清导致的制度环境不佳问题,也有政策体系不完善、精准扶持不到位问题,还有创业质量不高、创业创新衔接不够等问题。

  • 发挥工会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的作用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全面系统阐述了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指导思想、总体要求、总体目标和重点任务。

  • 更好发挥工会在社会治理中的支撑作用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全面回答了在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上,应该“坚持和巩固什么、完善和发展什么”这个重大政治问题,会议的召开具有重大而深远的历史意义。

  • 【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工人阶级和工会工作的重要论述】扎实推进智慧工会建设

    习近平总书记在同全总新一届领导班子成员集体谈话时强调,要把网上工作作为工会联系职工、服务职工的重要平台,增强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为全力推进工会网上工作向纵深发展指明方向。要通过智慧工会建设,进一步增强工会组织的吸引力凝聚力,推动工会自我变革、创新发展,最大限度地把广大职工组织到工会中来。

访谈

文献

  • 周恩来与南方局干部教育

    从1939年开始,周恩来领导中共中央南方局在重庆红岩开展了8年工作。在这段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时期,周恩来特别重视干部教育工作,其间举办了党员干部训练班开展党性教育,干部在红岩村的学习蔚然成风。

  • 伟大的跨越:西藏民主改革60年

    一、黑暗的封建农奴制度三、彻底废除封建农奴制十、西藏发展进入新时代2019年是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按中国传统文化习俗,六十年一甲子,是值得纪念的日子。六十年前的民主改革,对西藏地方和西藏各族人民而言,是一次新生,意义非同寻常。

排行

新闻日历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